【六月:青春書單】陳栢青:我和電影院幽靈度過的夏天

文/陳栢青 夏天就要聽鬼故事,熱呼呼的夜,搓著手掌聽,聽得久了,聽進去,手心暖了,心開始有點涼。那種涼,寒颼颼的,會忽然察覺世界有點空,有很多空隙,就還有很多可能。 那個夏天,我十二歲。暑假太長,大人太忙,爸爸給我一筆錢,讓我每天去鑽電影院。那是小鎮裡唯一的電影院,有四個廳,四樓到一樓依序叫龍鳳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