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麗.艾德琳(L. Marie Adeline) 原來那就是這頓午餐的目的。 「事實上,我來這裡就是要和妳談那篇文章,以及妳的性生活,或者應該說,妳的缺乏性生活,還有我或許能夠提供……幫助。」 她全然的坦率直白令我雙頰發燙。噢天哪,這下我懂了。我用餐巾紙擦擦嘴,握住她的手,清了清喉嚨。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