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我們的科技已經超越了我們的人性,這已是駭人地明顯。──愛因斯坦(Albert Einsrein) 現代社會網路發展蓬勃,一方面帶給人們無比的便利,卻也同時注入一計迷幻藥,讓人陷入沉迷、癲狂,就像是赫胥黎《美麗新世界》裡面的「索麻」(soma);往往一指的無意,卻造成讀者的有心,一刻的沉淪,卻產生了十倍的憂傷,最後造成整個社會上充斥一片虛無空洞的悲哀文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