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雅文 攝/簡子鑫 每個時刻的河岸都是不同的,早晨水鳥飛過水面,午後的陽光照亮空間,黃昏水鳥歸巢,一旁的仙人掌悄悄開了花。傍晚五點,老闆洪璽開匆匆地從河岸對面跑來,最近白天他都在施工新家,接近天黑才能到「小廢墟」工作,拍拍身上的木屑,忙了一個早上,累癱的他扶著欄杆開始聊起自己的咖啡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