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實驗始於媒介形式:他的書即他的文學資料庫

文/陳定良;人物攝影/Wu René 新鄉土到新媒體的文學省思 如果楊富閔的文藝創作自《花甲男孩》(2010)以來,便因為當代鄉土記憶是其中顯而易見的主題而被劃分為「新鄉土文學」,那麼他最新的創作《故事書》(2018)正是藉由反思書寫形式,針對此文學框架所進行的根本拆解。所謂拆解上述議題的書寫工程,…

出於一種寬厚之情:陳柔縉與《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

文/阮芳郁;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1935年的臺北城,曾經上演一場名為「台灣博覽會」的盛大慶典,從城內、西門乃至大稻埕町,街坊鄰市,無一不忙碌籌備著。博覽會不只展示了物件,更顯現了文明與現代,權力與差異的重重糾結。隨著博覽會的結束,物件與展品被置回原處,此後,是否還留存了其他、足以拼接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