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陳冠中

試讀連結

當西方國家在2011年度爆發經濟危機,全球經濟進入「冰火期」而陷入長期停滯,獨有中國自主逆勢成長,以和平崛起的姿態,迎來太平盛世的到來,但背後的真相,在北京前學運人士以及經歷過政治磨難但心有不甘的一幫人,綁架中央級別的高官後,揭示出所謂的盛世,不過是一場國家機器營造出來的集體和諧表現。

這是陳冠中上一本政治寓言小說,2009年發表的《盛世——中國,2013年》對未來中國的寓言與描繪。 書中描繪的天朝盛世,正如赫胥黎筆下的《美麗新世界》,美麗與假象並陳,只不過在《盛世》中,國家機器展現的力量更加幽微,包裹在資本主義的糖衣下,經濟力量參雜國家機器,展現更一致的集體和諧。

1952年生於上海、長於香港,九○年代曾在台北居住六年,2000年移居北京至今的陳冠中,近年對中國的崛起以及中國、台灣、香港三角間的關係,感覺格外深刻,旅居北京這幾年的觀察,讓他感嘆:「中國的現實往往比小說更魔幻」。

正因為現實的弔詭,在香港曾經創辦生活潮流月刊《號外》、擔任《讀書》海外出版人、設立香港牛棚書院,在香港文壇具有極大話語權的陳冠中, 在書寫中國盛世現象時,不在公眾傳媒上以文化評論的形式發聲,而是選擇了小說形式。

他以唐代歌女絳樹「絳樹兩歌,一聲在喉,一聲在鼻。二人細聽,各聞一曲,一字不亂」為比喻:「當今中國的現象,太過複雜,對立、衝突、難以自圓其說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著,評論形式的描繪,難以形容周全,所以談到中國問題,就應該化身為絳樹,兩歌、甚至四歌,才足以談論中國。」

絳樹兩歌的意念,在陳冠中的筆下,化為《裸命》中主角強巴遭遇的一系列故事,如果說《盛世》,以一種弔詭、奇幻形式,用著未來筆法,從高角度俯瞰,描述中國盛世背後的國家機械,如何展現巨大的欺瞞力量,《裸命》就更為直白,以草根小人物西藏青年強巴第一人稱視角,展現在最底層的食物鏈中,無力漂浮的故事。(文 by 羅宣 )

裸命:裸出天朝盛世 小人物無奈性命(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