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葉佳怡

《夢華錄》中大部分主角是女性,即便是男性,也篇篇都像《玩偶之家》的娜拉從傳統家庭出走後的續作。只是跑出了家庭也沒跑進其他地方,真要找個目標,大概也只是跑進微風廣場。

比如〈Red Wing〉的譚子詠吧。她像《阿甘正傳》裡頭的阿甘,一旦學會逃跑就漫無止盡地跑。到最後連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否在逃。《阿甘正傳》是二OO四年的片子,原著小說是諷刺美國歷史,結果搬上好萊塢卻成了慢跑勵志故事。好萊塢總能點石成金,此片也如願得了奧斯卡金像獎。然而阿甘沒有真正跑去哪裡。阿甘最後說,人生或許有既定命運,但或許也如同羽毛飄盪。

答案這麼矛盾、這麼簡單嗎?

譚子詠第一次逃跑,是因為媽媽不肯買Little Twin Stars的髮圈給她,所以直接捏在手中轉身就跑。Little Twin Stars是一九七五年被日本電視公司創造出來的卡通人物,根據身世介紹,這對分別擁有藍髮與粉髮(並名叫KiKi與LaLa)的雙胞胎有一位發明家父親和詩人母親(非常工整浪漫)。他們原本生存於星辰之間,來到地球是為了帶給人類快樂——花錢就能買到快樂。譚子詠或許深知此等道理,被媽媽拒絕時才會如此怨恨。

不過逃跑也不只因為快樂不滿足。父母鬧婚變,大吵,竟然給了大哭的她一巴掌,她於是穿著拖鞋跑了七條街,滿腳是血。結果這一跑竟然勉強跑出好結果。父母沒離婚,只是冷淡。算了,哪對夫妻沒一點冷淡。

後來所有問題都用逃跑解決了。跑到別人都莫名地惱,還用菸頭燙她的腳。與其說是無法理解,或許是忌妒有人得以忽略其中荒謬,真用逃跑解決一切。

但譚子詠也不是沒有終點。「譚子詠不跑的時間,幾乎全都往商場的世界裡溜。在那裡她不用跑,沒有人認識她、打擾她,沒有人理會她。她可以真正慢慢的逛,讓眼光流連在五光十色的東西間,儲足了錢,就拿一件回家,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也不用問准媽媽或誰。」

一個娃娃無數零件。如果現實生活裡組裝不出自己,商場提供最好的組裝部件與說明。譚子詠或許永遠搞不清楚譚子詠是誰,但 KiKi 和 LaLa 的身世早已寫定,連LaLa在外太空最愛烹調的是「湯」都仔細妥貼。商場是勵志書的後樂園,就像譚子詠後來買了當紅的Red Wing工作靴,從此跑得更是飛快。

Red Wing原本是一位印地安酋長姓名,因為文化被白人滅絕,只在當地留下一條「Red Wing Street」,後來工廠也沿用此名。Red Wing的產品歷史中總會提到此段,彷彿沾染荒野氣息,彷彿帶來印地安文化。至於被滅絕的還是滅絕。商場不管這事兒。

對了,工作靴和牛仔褲一樣,原本是美國西部拓荒時的必要生活品,後來號稱愈來愈堅固,但仍然辛勞的工人卻再也買不起,在台灣大多仍穿藍白拖或盜版籃球鞋。荒謬?不荒謬。組裝自己是大地遊戲的闖關過程,愈是需要愈是遙遠,大家才玩得有趣。商場幫你寫好了腳本,你只需要真心相信;要是不相信,連痛苦都無人負責。

所以奔跑吧。就像譚子詠逃離追逐她的男孩鄺建生。她討厭鄺建生嗎?這事兒或許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雙白底方頭的紅色工作鞋「彷彿可以走進木村拓哉和Puffy的世界,」大地遊戲的場景不在現世,「但」只會固定對答的電玩角色在商場「即」可尋得真人版。譚子詠「一個勁兒的跳過地盤圍欄,跑上建築中的行人天橋,越跑越快,越高,越出了天橋和路,和地面,和人世,跑進了一個沒有人能追到她的國度。」

在那個國度,KiK與LaLa替她梳頭髮,連髮圈都不需要。《玩偶之家》的娜拉偕同當代紅男綠女跑出了家庭,跑進了商場,再一次挑戰迷失的極限。

那麼如果要我說,阿甘,羽毛的意象還太過浪漫。所謂命運就是紅翅膀,無論怎麼飛,總之還是一枚燦亮商標。

參考篇目:

  1. 《夢華錄》13 Red Wing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reg westfall

葉佳怡讀字作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