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上回說台灣出版產業打不敗,買不完,中小公司活力創意勝過大資本集團公司,產業活水源源不絕,聽起來真是生龍活虎,健康得不得了,不過這個產業確實還有個天大的麻煩,藏在表像之下,極少人知道,也極少人談論,更不要說有什麼改善藥方了。

這個大麻煩,就是暢銷榜上外來書種太多。

請注意,我說的是暢銷榜,而不是整體的新書種總量。這是一個常見的誤會。很多人習慣說台灣出版很發達,但出的都是翻譯書,翻譯書占了百分之九十……。不過這不是事實。根據我對二〇〇四年金石堂新書資料庫所做的分析,當年共二三一九五種新書出版,其中翻譯類六〇〇二種,占當年出版量的二五.八%,也就是說全年出版的新書裡面只有約四分之一是翻譯書。雖然是舊數字,但這幾年來翻譯書的比率也看不出有什麼巨大的變動。

論總量,翻譯書比例占四分之一,這不算太可怕(韓國和加拿大的翻譯書比例,也都差不多是這個水準),但如果看暢銷榜,情況就不一樣了。上週我認真算了一下二〇一二年博客來不分類前一百大暢銷榜的「暢銷書本土率」。結果如下:

本土自製書:翻譯引進書 = 30 :70

台灣最暢銷的一百種書裡面只有三十%是本土作者、本土自製的內容,其他絕大部分都是外來書種。跟我們實際總出版的書種數量是剛好相反的。

這是什麼意思呢?如果拿電影來比的話,差不多就是台產電影拍很多,但在票房上打不過好萊塢製片同樣的意思。

我們自產自製的書在總量上比例不低,但一放到暢銷榜,怎樣都爭不過引進版的翻譯書。我們的人生整理是日本人教的,減肥塑身是韓國人教的,商業談判是美國人教的,兒童教養是德國媽媽教的,驚悚故事是英國人講的,連《正義》這種考驗腦力的書都能上榜,但那也是美國人寫的。

我們最吸引讀者,最激發讀者,最讓讀者願意掏腰包付帳的排行榜上,絕大部分是外國作者的作品。

這有什麼問題嗎?

本土作者無法感動本土讀者,這是第一個問題。暢銷書本土率代表的是創作者(無論虛構或非虛構)對整個社會的理解與對話。

如果你跟主流閱讀人口溝通的能力,都輸給遠在域外根本不知道(也不關切)台灣人在想啥的國外作者,要嘛是我們對讀者的認識太少,要嘛是我們對人民的關切無能為力。我們無法回應讀者,跟讀者同呼吸共感受。這跟美國、日本的暢銷榜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本國作者的現象是完全相反的。

你覺得我們不應該跟大國比嗎?那不妨看看香港的暢銷榜吧,香港書店裡面大部分的暢銷書作者,都是香港人。台灣創作者攻榜實力不如人,這是毫無疑問的。

暢銷書本土率太低的第二個問題是,這會導致電子書市場的「暢銷書同步率」無法提升,最後使得電書市場遲遲無法成形。

因為榜上大部分是外國作者,你的溝通鏈太長,談判難度大增,有時候代理商就只有一個僵硬的授權指令,你連討價還價的空間都沒有。在這電書市場的商業模式、授權政策都還不明確的初期,國外電書的出版授權談判,比紙書難上太多。

台灣的電書市場始終溫吞牛步,原因就在於「暢銷書本土率」太低,導致的「暢銷書同步率」偏低。電書平台上放眼望去,讀者最想看、最想買的書(這正是暢銷書為何會暢銷的原因),大部分都不在上面,這樣怎麼可能指望電書市場會起飛呢?

第三個,同時也是最大的問題是,暢銷的原創作品不足,最後的結果就是出版無法提供養分給知識圈、戲劇圈、文創圈,或任何其他需要知識,需要故事的產業。

當我們缺少打動整個主流社會的作者,自然就缺少打動整個社會的影集,也就缺少打動整個社會的電影。這是一連串的。

因為說故事的產業中,出版是其中最基本的火車頭工業。《侏羅紀公園》開啟了科幻驚悚的原著、電影、玩具、遊戲的大產業鏈;《愛國者遊戲》推動了諜報動作片的類型;《哈利波特》席捲了影視、動漫、遊戲甚至是倫敦國王十字車站都要增設一個「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搭上JK羅琳這個「一個人的火車頭」所帶動的產業鏈。

寫小說正是這種「一個人的火車頭」最便宜的文創源頭。應該是百花齊放,才能在裡面開出百花之王。現在我們種花的人太少,負責培土、耕耘的人則根本沒有。本土種不出原生花,市場只好靠進口切花。我們看到的都是紐約的滄桑,北國的社會寫實,遠渡重洋的文化情懷。本鄉本土只剩下吃喝玩樂,沒有故事,也沒有傳奇。

我們有九把刀,可是只有一個原創暢銷作家是不夠的,一個作家無法服務整個社會,我們需要的是一千個硬裡子,有內涵,能夠感動數以十萬計的主流讀者群的創作者,那才會讓說故事的力量開枝散葉,擴散到影視、戲劇、遊戲、文化乃至所有的商業世界去。變成公共藝術,變成地方傳奇,變成心靈的觸動。

台灣出版產業現在沒有這種條件,也沒有這種實力,去扮演說故事產業的火車頭腳色。這是產業真正的麻煩。當然,也是整個台灣的麻煩。因為拉動所有故事產業的火車頭缺乏足夠的動力。

octw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