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貓出版偵查課

【老貓出版偵查課】暢銷書同步率,以及,電子書時代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

現在應該已經不需要論證電子書市場倒底會不會出現了。美國的電書市占率已經超過二十%,日本今年(二〇一三)才剛出現 Kindle 日文商店,整體電書市場已經預估全年營收將超過一千億日幣。只有華文電書市場溫吞牛步,五年來幾乎毫無寸進。我們要問的應該是,為什麼華文電書市場跟美國、日本差那麼多?

我在「亞馬遜在美國做了什麼事?」裡說過:

「亞馬遜第一批上線的書單,跟紙本市場幾乎是保持同步的,初期的廣告裡,亞馬遜甚至誇耀說,所有紐約時報暢銷榜的書,在 Kindle 商店裡都買得到。」

這就是我要提出「暢銷書同步率」這個概念的理由。電書銷售平台上,必須擁有跟紙書平台上一樣的暢銷書可供購買,只有這樣讀者才會覺得,轉換閱讀形式是有意義的,先花一筆錢購買電書硬體裝置是有價值的,因為「我最想看、最願意付錢購買」的書(這是暢銷榜的操作型定義)都可以在上面買到。

讀者不可能先買了電書裝置,然後耐心等待說,看什麼時候會出現我想看的書。(有人說平板裝置如 iPad 或 NEXUS 7 ,即使在台灣也賣得很好,但電書市場……。這是對的,不過大部分人買平板,最後都不是為了用來看書。這還是實際統計到的現實。)

所以電書市場要成形,不應該觀察硬體閱讀裝置的普及率,那沒有太多意義,除非你觀察的是像 Kindle 那樣,幾乎只為閱讀而生的單工機器,那跟電書市場的連動才會是準確的。面對這樣的機器,讀者花錢購買之前一定會問,我在這個機器上可以看到我想看的書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讀者當然沒有理由買一個看不到想看的書的單工閱讀裝置。

電書市場更重要的觀察指標,應該是書目,尤其是紙市場的暢銷書書目。紙書市場的暢銷書目,如果同時也出現在電書市場,出現的比例越高(同步的越多),電書市場規模就越大,讀者進入這個市場的意願就越高。這不只是一個被動的指標,而是市場要形成的基礎條件。

但它有趣的地方是,任何人花十分鐘就可以算出來現在此刻某個市場的「暢銷書同步率」是多少。例如我剛剛手工對比了博客來新書榜前十,在 Readmoo 書庫同時也出現的種數是「零」,這樣暢銷書同步率就等於〇。

這種比對是常常變動的,有時多,有時少,不能以單次就推論市場整體,甚至也不應該只比對前十名,至少應該比對前一百名,才比較有代表性。程式高手應該不難寫出自動比對程式,這樣可以每周(甚至每天 )發布台灣電書和紙書市場的「暢銷書同步率」。

我想只有暢銷書同步率穩定站上五〇%的水準,才會有足夠多的讀者覺得,我在電書平台上開始找得到想看的書了。只有這樣電書市場才會真正起飛,電子書才會進入善性循環。讀者變多,市場變大,然後又吸引更多的書加入這個市場,而讓讀者覺得更有吸引力……

而在這個循環出現之前,市場溫吞牛步,那是一點都不會讓人意外的。

有一點要附註說明,依照亞馬遜現在 Kindle 商店的電書排行榜,常常跟紙書榜有落差,顯然電書讀者的閱讀偏好跟紙書並不一樣,如果我們只用紙書的暢銷榜來推論電書市場,會不會有偏差呢?

用單一指標一定會有偏差,因為市場是由千千萬萬種書和千千萬萬個讀者組成的,「暢銷書同步率」只是一個容易使用的簡化指標,不是市場本身。除非我們有跟美國一樣有效運作的即時市場推估系統,否則的話運用指標作為觀察、決策依據,仍然是極有必要的。

而在電書市場並未真正出現之前,讀者的閱讀偏好只有一個表現的地方,那就是紙本市場。要讓紙讀者轉移閱讀行為,唯一能說服他們的,當然是根據紙讀者的閱讀偏好所做的誘因,畢竟在真正用過閱讀機器之前,沒有人會知道他的閱讀偏好會不同。等到電書市場真正成長以後,因為載體的差異,而顯示出閱讀偏好的差異,那已經是事後的結果了。

最後我們也許還要問,那為什麼別人的暢銷書同步率可以那麼高,而我們的同步率卻那麼低呢?這個問題跟「暢銷書本土率」有關,我們下回再聊。

oc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