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前文「暢銷書同步率,以及,電子書時代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來」裡面說:

「只有暢銷書同步率穩定站上五〇%的水準,才會有足夠多的讀者覺得,我在電書平台上開始找得到想看的書了。只有這樣電書市場才會真正起飛,電子書才會進入善性循環。」

台灣電書市場和紙本的暢銷書同步率,一直都在一〇~二〇%的低檔盤旋,這對讀者而言意味著在紙本市場看見的暢銷書,十有八九在電書平台都找不到。暢銷書本來就是最多讀者想看,最多讀者想買,最多讀者已經掏腰包付錢而形成的銷售數量排名。最有吸引力的產品大半不供應,讀者當然不會有買單的意願。

好,現在我們明白電書市場上得有夠多的暢銷書,市場才打得開,那麼,會有嗎?會有夠多的暢銷書同步出版電子版嗎?電書普及的這一天真的會來嗎?

看看台灣現在出版社對推動電子書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答案似乎是非常不樂觀。但以產業的動力學角度看,卻未必如此。

出版產業所有生意的動力從何而來?在印刷術誕生的早期,印刷商扮演催生者的角色,古騰堡自己就是典型,印刷兼編輯兼書商,印了聖經就自己賣。後來出版任務開始分割,一本書的催生者,漸漸從印刷商轉移到出版商身上,四百多年來出版社成為產業內容主催的角色,雖然不實際寫出內容,但卻是出版社主導哪些內容會出版。

因為有這樣的現實,大部分電書平台經營者在爭取書單的時候,優先考慮的合作對象都是出版社。但在台灣,由於暢銷書本土率太低的緣故,你軟硬兼施求盡所有出版社給書,沒書就是沒書,再怎麼求還是沒書。不是出版社不想給,而是手上沒有電書權利,想給也不可得。

這很怪啊,紙書出得來,電書給不起?

實情是這樣的,電書時代來得太快,出版社還沒準備好合約,平台就來要書了。初期沒書是這個理由。中期呢,當出版社回頭跟源頭要求授權,本土作者容易談,國外作者卻很難,你要從國內代理商,接上國外出版社,再接上作家經紀人,才能連上原作者。

每一關都有制式條款、制式合約(畢竟這種生意已經營運了幾十年了),而這時候電書的制式合約是毫無現實感的(例如必須另外再付一份預付版稅才能取得電書權利),根本沒有人簽得下去。

出版社占有暢銷榜上最大宗的翻譯書,手上卻簽不到電書權利。暢銷書本土率太低,連帶影響是同步率也高不起來。

這不是死結嗎?本土率不可能一夕變好,同步率豈不是永遠無望?所幸在電書時代,美國作者開始有了新的動力,越來越多作者發現,過去占他們收入相當大宗的各國翻譯授權,在電書市場上竟然分文未見。

(我說傑克啊,我們以前紙本書一向都可以賣出好幾國世界翻譯授權,怎麼搞的現在電書市場這麼發達了,我們卻一個授權都沒賣出去?)

經紀人細細一算,以前姿態太高,紙書要一份預付,電書又要一份,難怪外國出版社受不了。但其實不需要那麼狠。因為電書的版稅率實在太可口了(通常是 25%),乾脆買一送一,買紙書送電書,而在合約上硬性規定紙書出版六個月內,電書必須上市。這樣反而對作者更有利,想想看,超過四倍的版稅率耶。

美國有越來越多授權合約把電書條件綁在紙書授權上,我想上面的盤算是最合理的解釋。

每個作者都會想起他的電書市場授權收入,怎麼不像紙書那麼多。這是人性。人性會推動電書的世界性授權開始普及,越是暢銷書作者,這種人性會覺醒得越早。

我們在市場上越來越容易看到某些話題書,用紙電同步的方式出版,原因就在這些作者的合約上。這些作者覺醒早,早早就把盤算放進了合約條文。

建立在人性上的趨勢無可違逆,所以覺醒的作者會越來越多,而美國、英國、日本,這三個電書「先進國」有最大的可能讓作者意識到這個問題。而正好,他們也是占有台灣翻譯書絕大部分來源的供應國。

等到這些強制同步出版的合約成為常態,我們太低的暢銷書本土率就不會再是問題,同步率很快就會上升,電書市場在那個時候就到了起飛的時候,像今年(二〇一三)的日本一樣。

唯一的問題只是,還要多久?

(美國可能還需要兩年讓所有作者都覺醒,英國落後美國兩年,日本落後三年,再加上合約反應到出版日的一年時間差,這樣加起來台灣還有六年的時間要熬。)

(預測未來總是很不可靠的,還好驗證這個預測非常簡單,有空的時候花五分鐘,計算一下博客來暢榜前十名的書,在不在電書平台上銷售,你就知道現在台灣的暢銷書同步率到底在什麼樣的水位了。)

老貓出版偵查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