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試讀連結

我的第一本少年小說「姑姑家的夏令營」,寫的就是我在鄉下生活的童年往事,當時沒有電腦,完全稿紙手寫,大約兩個禮拜的時間完成四萬五千字,由於大部分都是真實經驗,因此寫起來輕鬆有趣。這篇作品獲得「九歌現代兒童文學獎」的佳作,給了初出茅廬的我很大的信心和勇氣。

第二年我參加同樣的比賽,心想已經寫過童年生活,應該來寫點別的題材,換主角來展演另一個故事。我想起小時候最讓我期待與興奮的「媽祖生」辦桌活動,同學之間會相互邀約到彼此家裡「吃拜拜」,親朋好友歡聚一同的難忘場面。在考量趣味性和文學性之後,我決定把主角設定為一位國寶級辦桌總鋪師的兒子,在家人的反對下,仍然堅持喜歡做菜的熱情,以取得長輩的肯定。豐富的辦桌菜是書寫表演的重點,熱鬧的電子琴花車隱藏一位可憐的歌舞女郎,還有辦桌文化中流傳的「拚桌」比賽,都能製造高潮。但由於隔行如隔山,要揣摩總鋪師的心情,要蒐集烹飪的資料,辦桌菜的文化,都是令人興奮有辛苦的工程,這一篇同樣是手寫稿紙,日日孜孜矻矻,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才完成。

這本書是「第一百面金牌」,我拿他參加比賽,獲得第三名的成績。

那一年頒獎典禮後幾個月,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全台死亡兩千多人,社會氣氛一片哀戚,許多災童失去親人,被迫寄宿寄讀到其他地方,我的班上也收到了一位南投的災童。我感觸很深,很想寫一本書來撫慰他們(其實也撫慰我當時因震災低落的心情),便創造了大地震十年後二十歲的少女,一位美麗的茶藝技師,以第一人稱來回顧十年前遭逢巨變的心情,與後來受到恩師以藝術治療輔導她走過傷痛的經過。書名叫做「又見寒煙壺」,獲得九歌比賽的第二名。

接下來那一年,無可諱言,我一心一意為拚搏第一名而努力。衡量讀者興趣、評審要求和我的能耐,想來想去想破頭,到底要寫什麼主題才好呢?無形中給自己很大的壓力。最後我放下外在的評估,再度低頭審視自己的成長經驗,最終選擇家鄉最讓我感動的故事。

我的家鄉是嘉義新港,有一座名聞遐邇的媽祖廟奉天宮,每天都有很多香客前來進香,尤其是來自大甲,徒步八天七夜徒步而來的歐巴桑們,最令人感佩。這一回小主角是歐巴桑的孫子,陪阿嬤徒步進香,卻發現身為養女的阿嬤偷偷在尋找不知何處的娘家,只因她年老不得不搬離鄉下,移住到都市兒子媳婦家中,卻感受遭人嫌棄,寄人籬下的悲哀。熱鬧歡慶的廟會中,阿嬤荒蕪孤寂的心境成強烈對比,我在寫作時也不免抱頭痛哭了好幾回。

這本書「媽祖回娘家」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為我拿下第一名的殊榮。

記得在頒獎典禮上致詞時,我開玩笑說:「我不但得到第一名,還獲得進步獎,因為我從佳作,一路晉級第三、第二到第一,年年進步,締造記錄。」跟那些第一次參賽就得到首獎的人比較起來,我顯然不是寫作天才。不過,一次又一次的研究、探討、檢視、反省、改進,都給自己慢慢提升自信,並且確立了我將以寫作少年小說為職志的重大決心。

信心來自小小成功的累積,而寫自己熟悉的並感興趣的題材,是成功的關鍵。透過回溯這四次參賽經驗,我發現到初初從事創作的人,在還沒能練就十八般武藝之前,回歸創作者本身所熟悉的生活體驗、深刻感觸去選材,是最真誠、踏實而可行的態度了。

zheng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