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跟一般的刻板印象相反,我所知道的電書擁抱者,有許多是重量級愛書人,他們愛書,所以藏書,結果家中書滿為患,因此他們以同樣的熱情擁抱不需要占據書房、客廳空間的電書。他們是讀書的實用主義者,書用來讀,用來查,而不介意有沒有展示或裝飾功能。

但對這些愛書人而言,電子書曾經描繪過的某些遠景,卻遲遲沒有出現,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也看不出有出現的可能。其中最讓人失望的,就是「個人圖書館」。

輕便、省錢、不傷眼、隨時帶著走,全世界的書都在眼前,解放家中越來越飽和的藏書空間,這些都很棒,但對以讀書為業的人,這些還不夠。他們心裡想像的電書天堂,是一個融合書櫃、個人註記,可以跨書種全書櫃全文檢索的個人圖書館。

而到目前為止,大部分的電書平台只支援單書查詢,有部分可以支援跨書查詢,至於跨平台內文查詢呢?辦不到。

我們根本沒有跨平台的書櫃,當然不可能有跨平台的查詢,不只中文世界沒有,放眼全世界也全部沒有。

每個平台一心一意想做的事情就是「獨大」,獨家書目,獨家閱讀體驗,獨家功能,獨家 DRM(數位權利管制)。我賣的書只能在我的閱讀程式打開,即使跨平台,也是在我有發行的 App 上才有效,別家賣的書,如果你懂得破解,確實有機會可以上到我的書架,但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技客,都有破解的能力。

這樣一來,除非你永遠只在一家平台買書,否則你的書會散落在各個平台各自為政的書櫃裡。查一個內文,你最好要記住那個內容出自哪一本,而且還要記住那本書是在哪個平台買的,要不然你不知道該打開哪個平台的閱讀器,才能找到你要找的段落。

如果不幸你記憶裡的關鍵詞有誤差,這個平台找不到出處,那個平台也找不到,你就不曉得到底是找錯平台,還是記錯了關鍵詞需要換詞重查。這比紙本時代還慘。

紙本雖然沒有全文檢索,但至少如果我畫過線,摺過角,我只要記得出處是哪本書就好,不必一輩子記得這本是在誠品買的,那本是在金石堂買的……

而在 DRM 各自為政的電書世界,我們不但要記得書在哪裡買的,而且還要把所有平台的帳號密碼都記住,才不會混淆。

DRM 讓平台有強力的理由阻止電書跨平台交換,因此使得獨占成為大平台最好的防禦策略。只要門檻築得夠高,書種量夠大,跨平台 App 夠多,讀者離開我家的動力就越少,而後起平台要競爭就越難。

而讀者面臨的選擇變成,要嘛永遠只在一家買書,要嘛不想被一家綁住,你卻要忍受個人圖書館始終無法完成的噩夢。

有兩種方式可以改變這種困境。

一個是所有人都放棄 DRM ,讓任何平台購買的書都可以在其他平台打開、閱讀、檢索。「這是大工程,沒有人能辦到這件事。」「這不可能。」大部分人會這想,但出版業的鄰居,音樂產業卻真真切切地辦到了。

蘋果的 iPod 上市之初,iTune 音樂城裡面的歌曲都是包含 DRM 的,但經過六年的說服之後,現在你在,iTune 下載的單曲,全部都是沒有 DRM 保護的音樂。賈伯斯寫過公開信要求音樂出版商想想讀者的困難,呼籲讓音樂在任何地方購買,都可以在任何機器播放。

電子書同樣也面對相同的問題。本來電書 EPUB 的開放標準是可以實現這件事的,但 DRM 擋住了這種可能。

當然不同產業確實有不同情勢要面對,但 DRM 並不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即使一時無法廢止,至少 DRM 是否有必要存在的合理性,應該要有更多的討論。

第二種辦法,是在各平台之間設計一個「已購買」的通行證。任何書如果是合法購買,平台必須提供「已購買」的通行證,而其他平台看到這個通行證,就必須無條件讓這本書也可以上架到讀者的個人書櫃去。一家購買,讓所有平台的書櫃都可以看到。

這個辦法可以不須取消 DRM ,只要有個通行證的訊息交換協定,每一家的書都因此能夠宣稱自己賣出的書可以通行全世界。前不久日本講談社曾經推動過一個針對自家電書的統一書櫃,要求各大平台同意,讀者在其他平台購買的講談社電書,也可以在這個平台承認已購買。

講談社的方案相當聰明,把這個方案擴大到所有出版社的書都適用,這個辦法就完成了。

那一種更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整個電書產業還欠每個讀者一個「個人圖書館」的允諾。

octw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