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這真是讓人驚訝的事,全世界絕大部分的圖書都是「齊頭尾」排版的,不只中文圖書這樣,英文、日文、直排、橫排,全世界絕大部分的圖書也都是這樣(我說的是圖書,不包括雜誌、報紙),但放眼望去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網站,則是用「齊左」方式排版的。

為什麼會這樣?如果書版的版型有最好的易讀性(畢竟紙書版已經在實踐中經過五百年的市場洗煉了),為什麼網頁版就不管這回事呢?為何兩者的落差會如此巨大呢?

png;base64bb6dcb181656f58

直接原因當然是網頁的齊頭尾比齊左難看太多(如上圖倒數第二行,截圖來源),所以最後大家寧可選擇紙書上根本沒有人採用的齊左。

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紙書就不會有這種(字間拉散的)問題,而網頁卻會有呢?這得從手抄書時代說起了。在手寫時代,抄書匠可以用字體微調的方式,預估每行的長寬,然後讓每一行都切齊在剛好的單字上。

但到了鉛字時代,微調字的筆畫大小變得困難,碰到行尾放不下的長單字,如果要搬到次行,在本行留下的大空白就得平均分配到行內各字去。對活版師傅而言,這意思是他要不斷加入字距隔片,增減調整,才能讓字距平均分散。調整一字的間隔簡單,用手工均分所有字的間隔,這工程就困難多了。

最後排版師傅會發現,與其這樣,不如強迫切斷音節,排版起來效率才高。

瀏覽器欠缺齊頭尾技術

所以到了電腦排版時代,專業的英文排版軟體都會備有斷字字典,以便在需要的時候自動切分音節。因為這樣的緣故,書版從手抄時代以來,主流的排版都是齊頭齊尾的。甚至到亞馬遜的電子書閱讀程式,也要努力模擬紙版書的排版風格。

不幸的是大部分現代的網頁瀏覽器都沒有斷字字典,所以如果要用自動化的「齊頭尾+音節斷字」來排版,他們只能兩手一攤,表示愛莫能助。

我們在網路上幾乎找不到採用齊頭尾排版的網頁,不是齊頭尾沒價值,而是瀏覽器技術支援欠缺。他們不得已只能選擇齊左。畢竟齊左對英文而言,由於右側行尾參差有緻,還不算太糟,比起勉強對齊導致的字間拉散,勝過太多。

但可惜這不是中文的情況。

英文齊左的行尾是每一行都參差,中文齊左的行尾則是像顛簸的馬路,隔三差五掉半個字甚至十分之一個字的凹洞。波浪般的參差是有美感的,馬路上有坑洞,連眼睛讀起來都會覺得顛波。中文齊左遠比英文難看得多。

由於需要斷字字典,以拉丁語族為主的瀏覽器開發者,決定放棄齊頭尾,反正他們只齊左也不算難看,但中文不然, W3C 和網頁排版引擎並未考慮漢字排版的特色和拼音字母大不相同。因為漢字不需要斷字字典,漢字只要做到縱橫對齊,天生就是齊頭尾的了。

這些年來,儘管 W3C 非常注重不同語言的本地化需求,可惜在技術背景的人主導之下,這種細小,甚至微妙的漢字排版差異,卻很難成為議題而提上 W3C 的需求清單。這是很可惜的事,我們需要更多人關注,才能把漢字這種既古老,又適應現代閱讀的排版需求,更新到網頁技術上(詳情請看:它在的時候無人理解,走的時候也無人悼念:記一個漢字排版傳統的衰亡)。

那為什麼不把紙書的齊頭尾規則套用在網頁就好,而要強調「縱橫對齊」呢?

主要問題是現制的齊頭尾,對齊的是文字框邊線,如果字框設定不是字的整倍數,裡面的內文就有字間拆散問題。字框固然可以設定為 em (字高)的整倍,但一來那不是字寬,二來當你用「Ctrl + +」來縮放螢幕字型的時候,那個整倍數的比例就會跑掉(是的,我試過了)。

縱橫對齊可增加易讀性

由於數位環境比紙版面複雜太多,結果我們的高科技,反而對紙書早就能夠解決的問題束手無策。

面對這個問題我們不再能套用紙張排版程式的解法,想來想去,用縱橫對齊,讓漢字必須落定在固定的字位框格內,就像我們以前拿六百字稿紙寫作文一樣,預先定義好格子,再把漢字落版在格子內。

中文有比拉丁語系更大的優勢使用齊頭尾排版,既能提升易讀性,又可以讓版面整齊簡約。不像英文,要齊頭尾就要仰賴斷字字典,而音節斷字無論如何對易讀性都是傷害。他們的得失很難衡量,中文卻不是。中文如果能實現縱橫對齊的話,只會有好處,不會有壞處。

最後補充一點。縱橫對齊不是用來推翻所有其他齊左齊右齊中齊行的對齊方式的,我只是希望對網頁標準有影響力的人,能夠把縱橫對齊建立為 CSS 排版對齊的選項之一,這樣的話想要追求更大易讀性的人有得選擇,想要保留現狀排版的人也不會覺得被傷害。

瀏覽器越來越強大,應該對中文支援也多強大這麼一點。(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octw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