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今年「開卷」頒獎典禮,得獎書《公東的教堂》作者范毅舜上台領獎時,書中所述在台服務超過60年的外國神父,包括吳若石、葛德、魏主安等6位神父,陪同領獎,令在場多人動容。

在《海岸山脈的瑞士人》之前,攝影家范毅舜出版作品近四十部,可謂著作等身。不同於過去以歐洲為主題,或談教堂,或文化遺產,或攝影的諸多著作,《海岸山脈的瑞士人》是他第一本寫到自己的書,寫他的信仰、心靈探索,甚至包括性向。文章涉及神父,以及神父與他之間的愛怨情仇,既公且私,融合為一。據自序說,這書早在二十年前就想寫了,苦於不知如何下筆,如今時機成熟,水到渠成。

所以滯礙廿年,主要是他與教會的一個衝突。衝突根源來自同性戀。

范毅舜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信仰是他生命的依歸,心靈的錨,但在性向意識萌芽後,與教會衝突,無從化解。

范毅舜從小就想當神父,成長後不改其志,卻始終與教會扞格不入,因為同性愛的慾望橫阻在前,難容於保守的天主教會。之前,幾位神父欣賞他,邀他修道,他向這些愛護他的神父坦承性向之後,「這群傢伙彷彿見鬼般,話鋒一轉,離我而去。」他覺得被出賣,傷心之餘,決定此後迴避修道的話題。

書中提到20歲初識施予仁神父,施老神父慈眉善目,兩人相處久了,范毅舜向他表達修道念頭,施老神父得知他的性傾向後,未明言反對,卻拐彎抹角說他不適合修道,為此范毅舜暴怒,雙方口角後范毅舜離去出走,這段對話、動作,書裡描繪生動。後來范毅舜出國,與同性朋友共同生活。出國多年,獲碩士學位後回台灣,探訪施老神父,他仍無法接受范毅舜的同性愛戀,但,范毅舜寫道:「我知道他無法接受我的生活,但他默認了另一個跟我生活的人。」

在宗教與愛情的矛盾之中掙扎,一直想為性傾向「在信仰中找一個合理的出路」,范毅舜最後領悟到,若放棄某些堅持,生命將不再成長,隨波逐流,終而在堅持個人自由與靈修之間取得平衡,突破人與制度架構出來的重重藩籬。

小小的體會,走了大半輩子,在書裡我們分享了他的困惑與喜悅,思索與領悟。在多元成家方案遭某些教會醜化詆毀之際,此書給我們更多的思考。

「海岸山脈的瑞士人」指一九五○年代從瑞士先後來到台東傳教的外籍修道士,他們把後半輩子奉獻給東台灣這片土地,有的死後長眠在此,化為海岸山脈的一部分。《海岸山脈的瑞士人》這些修道人的生平事蹟,兼及彼此互動,與自身成長的經歷。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