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Avatar

eva

螢幕快照 2014-06-06 下午1.56.07

文/奇異果文創

318佔領立法院立即試讀

除了服貿爭議與程序黑箱外,或許,有個主旋律在這場318運動中一直隱而未顯。它是隱藏的主線,它是說不出的情緒,它也是服貿議題之外,吸引那麼多年輕人瞬間聚集、關注、情緒受牽引的原因。它使得許多本來沒有在關注服貿議題,或對此一知半解的年輕人,想在這場運動中獲得希望與出口。同時,這個主旋律也是「守護希望」訴求的情感來源之一。

那個隱藏的主旋律是什麼?

也許是年輕世代普遍被剝奪「有尊嚴生存」的處境!而他們認為,這個處境也許會隨著服貿的通過而更令人絕望。如果土地價格上漲、中小企業被收購是服貿通過後可以想見的,那麼,年輕人改變處境的機會是否又更低?起碼,這個影響台灣未來的重大決策,其過程並未充分納入他們的意見。即使年輕人才是未來台灣的主體。

年輕世代被剝奪不是因為競爭力不足。在這場運動中我們已經看到,他們擁有許多大人們相對欠缺的能力。架設網站、訊息傳播、民主審議的多元方式、社會募資、物資補給線的建立、社群的快速串連、設計與文化參與、最小嘗試成本的控制…這些能力的顯露,大大動搖了財團與媒體一直以來企圖建立的「草莓族」神話。所以,年輕人在佔領立法院的行動中看到了什麼?他們看到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也看到自己的能力有被肯定的舞台。發出「自信」的光,我們看到「希望世代」。當然,運動終究會結束或轉進。當這些年輕人又回到他們本來的日常生活,他們要回去繼續「崩世代」嗎?還是有其他的可能性?

看見希望世代,或許更有力的陳述是,看見希望! 我們已經看見希望,如何不讓希望之光再度被遮蔽?即使眼看黑霧又將籠罩。 首先,318佔領立法院,這二十一天的經歷已經構成我們的「共同記憶」。這個記憶並不專屬某個世代,而是台灣社會的集體記憶。當然,集體記憶的形塑會受到主流媒體的影響。而在其中獲取商業利益最快的作法就是將其庸俗化、明星化與娛樂化。當然,各種勢力會來搶奪集體記憶的論述權與發言權。他們會希望這些記憶就是他們說得算。當然,政府會動用教育的利器,在各級教育中「定位」318運動。當然,有太多的當然都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了。

發揮想像力,然後努力地說吧。說故事本身就是種戰鬥!

我們說溫柔的故事,我們說各處現場發生的故事,我們說「無名者」的故事,我們說「無組織的組織」故事,我們說各種非正規參與形式的故事。然後我們說的故事會交織,會傳播,這一切就像我們在運動進行中,我們在各種「場內」與「場外」在做的事一樣。然後,我們期待這是個文化轉折,期待有什麼東西將會發酵,而我們會為了這個努力。然後,坐下 我們在這島嶼 有了根。

本書的出版發想來自318佔領立法院行動的隔天,即三月十九號中午。我們招集了十數位公民記者,而他們幾乎也都是運動的參與者。他們在各個角落一邊參與,一邊記錄下自己的所思所見。這些內容完全都是第一手的經驗與採訪。有紀實,有故事,有情緒,偶而真的有淚有血……除此之外,我們很感謝學術界、文化界、資訊與傳媒界、法律界各方人士的賜稿。我們都在各自的場內與場外,努力著。

本書的章節安排共分五個部分。

第一部分:【從服貿爭議到佔領立法院】。交代運動始末與各種相關爭議。其中有兩篇是從香港觀點與法國觀點切入這場運動。

第二部分:【多重現場直擊】。我們不只想要記錄運動領導者與學者們的言行,更想記錄「無名者」在這場「沒有組織的組織」裡的關鍵作用。總是要有人送水與食物,總是要有人架直播,總是要有人坐在外面形成人牆。總是要有人印製源源不絕的傳單。如果不彰顯「沒有組織」的那一面,很快地,這場運動就會被詮釋為少數組織與行動者的「意志行動」。然後會有英雄,而無名者又會再次消失於歷史的痕跡中。當然,現場之所以是「多重」,就在於總有些運動方向上的矛盾與調和,總有些前台與後台的微妙落差,也總有些世代關係的變與不變。

第三部分:【科技與傳播參與】。有趣的是,「資訊科技」一文強調的是與上一代不同的變革之處。而在「台大新聞E論壇」總編輯的訪談稿中,成員們卻表示,他們只是忠實地把新聞專業的上課所學貫徹到底,包括新聞必須查證這件事。

第四部分:【街頭民主】。公民憲政會議和人民議會是運動後期的兩大亮點。姑且不管在學理上,審議民主到底是自主性的直接民主,還是代議民主的補充。起碼,就在318之後的街頭,我們看到「街頭民主」的實際操練。不同於大多數的街頭論壇,以政策的審議與專家說明作為主要進行方式,我們發現,也有公民開始嘗試一種「無麥克風」、講求「記憶的民主」和「說故事技藝」的街頭民主形式。這裡的重點不是說給人家聽,而是傾聽、記錄和理解他人的故事。或者說,在說故事的過程中,相互形塑。或許,傾聽他人故事的街頭民主,更有助於「行動者網絡」的建立。即使運動結束,相互交織的故事不會結束。

第五部分:【設計與文化參與-日常生活的革命】。在四月十號撤出議場前夕,一位在議場待了二十一天的同學表示:「議場是不真實的魔幻空間」。然而,在議場外的塗鴉牆上,我們也看到「只行動不說話」的真實佔領。到底何者才是「佔領立法院」行動的日常生活?或許兩者都是,或者,兩者的加總才是。日常生活總是有虛幻的一面與真實的一面,兩者交替顯露。日常生活的革命,一次革掉虛幻的命與真實的命。於是,我們把權力中樞的議場,變成每日吃喝拉撒的居所。於是,我們把街頭當成各種官方符號的戲仿馬戲團。日常生活的革命,建立一種上下顛倒的象徵表現形式。於是,想像的權力關係得以暫時懸擱,或許因此,我們才能真實的「佔領」。

本文收錄於《犢月刊 NO.15》,歡迎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