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薛怡青

玩具盒裡的創新立即試讀

你知道Google有時會讓面試者透過樂高積木堆疊測驗,評斷是否有資格取得這份工作?世界上許多頂尖設計師,或創業家,包括:Flash動畫的發明者強納森.葛伊(Jonathan Gay)、Google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 Page)都曾是樂高積木的玩家高手。你可知道,在丹麥畢蘭(Billund)每四個人就靠樂高積木維生。根據《Fortune》的報導,全球有超過2000億顆的樂高積木,當中至少有100億顆曾在沙發墊底下,還有30億顆在吸塵器裡。

家喻戶曉的樂高積木,卻曾經歷長達15年的財務浩劫,股東們甚至每天以50萬美元的速度耗竭財產長達10年。直至2007至2011年,全球經濟大蕭條之際,樂高稅前獲利成長近4倍,甚至在這段期間獲利成長比蘋果(Apple)還要快。樂高如何浴火重生?一個不斷創新實驗的玩具公司,仍舊銷售下滑、產生財務危機?在今天要介紹的這本《玩具盒裡的創新》,讓你徹頭徹尾了解樂高積木的「心路歷程」。

本書作者是有樂高教授之稱的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創新與科技管理教授大衛.羅伯森(DAVID C. ROBERTSON)。其實他原本只是想寫一個歐美企業創新的研究個案,因而接觸了樂高,從此展開他與樂高密切的緣份,也因為樂高集團的創新與敗部復活故事太精采,因此從個案研究演變成了這本書的誕生。

這本書所談論的樂高,歷程從1930年橫跨到2012年,從樂高總部丹麥畢蘭到美、歐、日本世界各地,以及歷任樂高的高層掌門人,他們如何帶領樂高突破重圍、力挽狂瀾,當中有成功也有失敗,在羅伯森教授的細膩觀察研究下,可以看見一個企業如何贏得市場與消費者的決心。

當大家都在談創新時,樂高企業的故事絕對可以成為企業創新的參考典範。但是,創新一定可以贏得市場嗎?從樂高不斷創新實驗的故事裡,有時反而成為一種「失控的創新」。

作者在本書中提到:「業務轉型最困難的挑戰並不是發明創新產品,而是建立可以持續創新產品的組織。」當年,樂高因與星際大戰及哈利波特合作推出主題式的組合玩具,這項看似創新與獲利的合作,卻在隔年成為財務危機的開端。為了讓失控的創新轉變成可獲利的創新,作者發現,樂高開始重新檢視組織,以及組織文化,並將重心放回「核心產品」上。

這樣「簡化」與「聚焦」的舉動,在本書中許多章節裡不斷被強調。例如:當年樂高創辦人歐爾的兒子高佛瑞,他大膽放棄佔公司九成的木製玩具的生產,而只專注生產塑膠積木,當時此舉,引發許多反對與質疑,但高佛瑞敢於「割捨」,並「聚焦」,「因為專注將資源集中放在介定清楚的核心業務上,可以全神貫注的把這件事做好。也如同賈伯斯那般,創新者永遠追求簡約單純。」

整本書可簡單化分為,樂高1.0至樂高5.0等五個時期,在這本書十一個章節中,可以從「樂高1.0:求生」;「樂高2.0:聚焦」;「樂高3.0:界定創新」;「樂高4.0:維持雙焦點」;「樂高5.0:搜尋新核心」等五個階段來了解樂高從谷底翻身的方式。

尤其是談創新,樂高發現可以透過產品創新、溝通創新、業務創新、程序創新等面向,形成一套管理原則與程序,最後更採用開放式創新,與粉絲、玩家合作,形成另一種新的創新模式。

作者在最末一章提及,組織的創新才是企業轉型最大的挑戰,然而樂高在8年的時間裡達到了,並且也找到回歸積木核心的方法,「在這8年過程裡,樂高更學會控制和指揮曾讓公司幾近瓦解的創新七大法則,並將它們轉變成自己的優勢。」

樂高這個名詞,如今代表了無限創意的延伸。在把樂高積木拿出來重玩之前,一定要先來讀這本書。

(作者薛怡青,曾擔任科技媒體記者,現為Readmoo特約作者。)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