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Wikipedia

文/鉄鼠

見到久生十蘭的名字,重度推理迷的小編我,馬上反射性地想到「變格派」,這個在戰前日本與「本格派」相互輝映的推理小說派別。有別於崇尚理性,重視解謎過程,強調科學邏輯的本格推理,變格推理側重於情節氣氛的營造,描繪人性非常態的面向,極富幻想性。同樣是推理小說,被歸類在戰前日本變格派的作品,總能給人難忘的閱讀感受。

本格派的推理小說一般來說很「安定」,可以預期被破壞了的秩序到最後會由偵探恢復;然而,變格派就難說了,有時到了最後,表面的事件看似解決,但潛層仍舊騷動不止,更有甚者,結局比開端更為混沌。因此,變格派的作品讀來特別有餘味。

變格派作品詭譎的氣氛,以及對異常心理的描寫,常讓讀者吃不消。舉例來說,日本四大推理奇書之二,小栗虫太郎《黑死館殺人事件》與夢野久作《腦髓地獄》就是出了名不易讀的長篇變格推理。那同樣被歸類在「變格派」的久生十蘭又是如何?

久生十蘭的作品滿適合初次邂逅變格派推理的朋友。他的敘事口吻讓人有如聆聽朋友講述親身遭遇,親近性高。在氛圍營造上,不像多數變格派作家烘托得讓人窒息,拿捏得恰到好處。多變的場景,讓讀者在情節轉折時保有換氣的空間。這些特點都讓他的小說較之其他變格作家來得易讀,卻又不減韻味。久生的短篇小說集《黑色記事本》會是閱讀其作品的好開始。

《黑色記事本》共收錄〈黑色記事本〉、〈湖畔〉、〈月光與硫酸〉、〈海豹島〉、〈墓園眺望亭〉與〈母子像〉六則短篇。

小編最喜歡的是〈母子像〉,在極短的篇幅內道盡一名戀母少年在殘酷現實下人生崩毀的無奈與哀戚,同時諷刺了教師和警察這些導正社會風氣角色的虛假與淺薄。後勁十足。

〈墓園眺望亭〉場景多變,從南法蔚藍海岸到巴黎,又從巴黎到巴爾幹半島。情節曲折,想像力爆發,意外的一夜情遇,竟牽扯出一段國仇家恨。

〈月光與硫酸〉和〈海豹島〉是全書最有推理味的兩則短篇。〈月光與硫酸〉以精神耗弱者為敘事者,見證了連串看似不相關的詭異事件,怎料背後竟涉及一宗陰謀。〈海豹島〉乍看下是現代讀者習以為常的孤島殺人,但情意糾結下導出的超常行為,是其亮點。

〈湖畔〉是一位父親的懺悔與自白,時代家業的束縛,讓他不敢愛人,也不知何謂被愛。與妻彼此情意互衷,卻因無法突破心魔,釀成悲劇。〈黑色記事本〉描述人心多變,善惡界限的跨越僅在一步之間,敘事者在介入/不介入之間的游移讓人玩味,結局震撼。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