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瓦歷斯.諾幹

獨裁者從來不知道自己是個獨裁者。自從在民主選舉中獲得首勝之後,歷屆的總統們總是發生驚人的轉向,總統們很快的交換了適合的朋友,朋友與相知都改換成金光閃閃、金幣輝煌的權貴,於是人民不時會看到金黃色澤的光芒籠罩在總統與他的方圓十尺,那可是比耶穌的光環還要巨大、還要輝煌、還要耀眼十倍以上,也正是這些奪目的光芒使得人民的口袋總是黯淡無光,這些光芒強烈的照耀也收走了人民臉上的笑容,於是,總統們就成為獨裁者。

當地下反動的耳語開始像太陽照射地面蒸發的水蒸氣逐漸上揚之後,獨裁者再一次感受到政變的危機感,這感覺躍升到地面十尺之後就讓獨裁者認為這已經不是薄薄一片防彈玻璃、幾管強烈水柱、隔絕敵人的鐵蒺籬拒馬或是一兩顆偏差的子彈所能抵擋得了的,於是獨裁者發出善意的訊息,決定宴請三大反對運動的領袖共商大事。

勞工領袖是位瘦骨如材的中年男子,第二位是百病纏身的婦運領袖,最後一位是幾個月前才出盡鋒頭、目光已然變得呆滯的學運青年,他們三人依序進入舊殖民時期所遺留下來的、具歐洲巴洛克風格建築的總統府內,三人推心置腹的與獨裁者交換了關於國內的形勢,並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大力倡言所屬人民的需求與慾望。獨裁者果然受到了感動,送別三人離開的時候主動擁抱了對方,並且謹慎的、符合公平與正義的原則掉下三顆眼淚,直到三人走出總統府大門階梯,直到三人終於在人間蒸發。

獨裁者的三顆眼淚在他結束執政的2050年完整的保存於國家博物館,在精密科學儀器的控溫下依然保持著當年熱切而無悔的珠圓玉貌,這座典藏櫃的說明牌如實的記錄了淚流之後獨裁者當時感人的話語:「我還沒有聽過有誰能比三位更能坦誠告白,你們是我所遇見最好的朋友,以後,也將不再有。」這項歷史紀錄是紀念並警惕我國所曾經發生過的某種民主反面的其中一個惡劣證據。

※ 本文摘自《城市殘酷》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