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鳳梨

Photo from Wikipedia by 土佐光信

消費主義的風行,越來越難有一個產品可以通行多年了。手機剛在台灣上市時,黑金鋼是種身分的象徵,NOKIA 5130也稱霸了學生市場好長的日子,在史上最強的3310平價前,5130幾乎是貪食蛇的象徵。不過現在的手機市場,新機上了2個月差不多就脫離了主流市場,後來者太多了。

工作也是一樣,過去的社會,會一種技術大概可以終生免煩惱,現在只會一種技術已經不夠,身為一個專業的人員,掌握著更多可能性是非常重要的條件。在《頭文字D》中,主角拓海的老爸文太,就和當年的對手有過一番討論,到底街頭車手與專業的賽車手差異在哪邊?漫畫中敘述了專業賽車手他們經過了多次的練習,對於速度的汲取、賽道的重點、車子的性能掌握都比一般街頭車手強,甚至每一台車交給他們,都可以做出相當頂尖的圈速,而街頭車手,應該說是文太心目中的車手則是工匠,他們可能一輩子就只擁有一台車,每天不斷的開,熟悉的唯一的一條賽道,將自己磨練成絕對的利劍。如果去了一般的專業賽車場,街頭車手不會是職業賽車手的對手,但在充滿了不確定因素的公路,工匠的價值自然浮現。

這樣看來,拓海的老爸強調的,是那十年磨一劍的苦功夫,正如同《覆雨翻雲》中,浪翻雲只用劍,以劍聞名天下,而專業賽車手則如同赤尊信,天下間任何武器落入其手則盡為他所用,無窒礙不順的可能性。在一般社會觀感中,我們往往崇尚著那由簡達博的苦功夫,討厭著由博入簡的花俏功夫。但換個角度想想,這其實都是上上之境界,那都是需要將己身功夫磨練到極限,努力再努力。不然,我們會稱只會一招的記憶體不足,另一個是雜而不驚的花拳繡腿。

在《頭文字D》那一次的對決中,拓海展現了對於車子熟悉度於臨場發揮有多麼關鍵,而他的對手則展現了專業賽車手全力拼搏時,可以將速度從不可思議的地方榨出。當然,拓海是主角,不能輸的(這應該不算是爆雷吧)。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