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我的學生紹任在國外大學教書,他應聘到當地後,一直覺得住的屋子怪怪的。他太太開始頭痛,於是帶孩子先行回台。他接著也頭痛,他原先以為是水土不服,後來覺得不是這個問題。

我請紫靈遙視他家,發現他家有個穿白衣的鬼,但看不清是男是女。待紹任回台後,我們又安排時間為他看。

女鬼的真實身分

紫靈一落坐便說:「今天有個不速之客來。」

首先出現的畫面是一片海灘,海灘旁有粗莖的竹子。接著就出現一個鬼,這個鬼也是紫靈在他家看到的。

我請紹任跟他溝通,讓他示現本面目。原來是個女鬼,形容十分狼狽。她站在海邊沙灘上,海灘上放了一個像杯子又像小缸的東西,裡面有深色液體。

紫靈不明白女鬼指著這個闊口杯是什麼意思。接下來出現一個男的,他們兩人在海灘上瘋狂作愛。作完之後,男的拿起杯子給女的喝,女的喝完後七孔流血而死,原來女鬼要告訴紫靈她是怎麼死的。

紹任請紫靈問她:「這事發生在多久之前?」

女鬼比了一個七字(事實上,發生在九年前),這時我跟紹任都知來者是誰了。

紹任在讀大一時,跟班上一個女同學靖芳要好,他曾帶靖芳到我家來。我事後告訴他,靖芳與他不合適,但他不聽我勸。其實我無意干涉學生或兒子們的感情,儘管不看好,我認為那也是他們成長必經的過程。

不意我的看法是正確的,他們交往一年,靖芳卻在大二時劈腿,又跟另外的人好,紹任當然受到很大打擊。他們唸大學時,正值學生運動風起雲湧之時。靖芳個性外向,很快透過學生運動加入當時的反對黨。她一畢業便回鄉競選市議員,成為南部某市最年輕的市議員。

她並非靠自己的實力,而是跟一些黨內有實權的男人上床換來的,有關她濫交的傳聞很多。我有次到南部演講與她不期而遇,她早已不是當年純樸的大學生,她原本貌相平常,但刻意修飾的結果,倒有幾分姿色。

她第二次當選連任後,不知怎的認識一個做生意的外省人,兩人很快打得火熱。對方告訴她要去大陸談生意,邀她一起過去。他們到東北後,她遇害而死。對方逃回台灣,對外宣稱他們是被大陸人綁架,大陸人給他們注射鎮定劑,結果注射過量,導致靖芳死亡。而他在清醒後向公安報案,公安說是他們私人糾紛,不予處理。

當時的反對黨也不查清那傢伙說辭漏洞百出,正好利用此事來凝聚民氣,於是在南部為她舉行盛大的公祭,大力撻伐中國大陸。黨內很多人都知道她因濫交給惹來殺身之禍,但因民氣可用,何必說穿呢?

當時我曾打電話到美國給紹任,告訴他靖芳過世的事,且說她是咎由自取,活該!紹任是個忠厚的人,他不客氣地要我不要在她死後還罵她,因為人已死,他早已不恨她,不管她行事為人如何,畢竟他們好過,他只為她感到難過,希望她能安息。

紹任比我這個做老師的有度量,絕交口不出惡言,不像我會把對方罵個臭死。

地藏菩薩慈悲收留

紹任答應第二天去地藏庵超渡她,靖芳表明要一盆水和毛巾以及許多罐頭。

當我們決定第二天給她辦理超渡後,紫靈說靖芳已到地藏庵外等候了。亡靈的消息十分靈通,只要他們知道有人可以替他們轉達信息,他們會千方百計找上門來。一旦答應他們到某寺去為他們超渡或燒冥錢給他們,他們也會很快到指定的地方去等待。

從靖芳的故事,再次證明紫靈能還原事情真相。靖芳並非被中國大陸人所害,是被那個她才認識不久便跟他到大陸的男人所害。對方以為她有錢,想騙她到大陸後,再勒索她家人。

有人問我「冤有頭,債有主」,她為何不找那傢伙復仇。我說:「一個人若被害死,兇手卻能消遙法外,兇手與被害人有前世夙怨,被害人很可能在前世曾殺害兇手。所以這是一命還一命。否則她不會不去找她的仇家。」

第二天我陪紹任到地藏庵,花了不少時間超渡。

之後紹任要上飛機前跟我打電話,要我問紫靈靖芳是否收到我們化給她的東西,她是否已到地藏菩薩處修行?

紫靈說:「她還站在地藏庵外不敢進去。」

我問:「為什麼?」

紫靈說:「妳應清楚為什麼。」

我說我知道了,因我一直對她有成見,認為她空有明星大學的學歷,卻無明至此,將自己的人生搞砸,可惡又可悲。我問紫靈說:「她因我對她不爽,才不敢進去是嗎?」

紫靈說:「應該是吧!」

「現在該怎麼辦?我的學生很掛念此事。」

紫靈說:「妳請妳家神明跟地藏菩薩說情,妳再比《地藏菩薩本願經》兩遍,送她進去。」(註:比經是以手指比劃經書。)

我反問說:「做完這些,我怎知是否完成了?」

紫靈說:「妳擲筊問神明呀!」

我告訴自己,她無明,我又何必生她的氣,紹任都不跟她計較了,我又何必呢?我先跪請神明幫忙,得祂們允許後,再比《地藏菩薩本願經》,比完後迴向給她。再擲筊問神明,結果是聖筊。

我做完後問紫靈:「她進去沒有?」

紫靈說:「她已進去了,也到地藏菩薩前跪地懺悔,地藏菩薩收留她。」

以悲憫之心看待眾生

我告訴紹任一切都已圓滿,他不必擔心了。這次事情給我的教訓是我的容人之量太差,紫靈的菩薩要我在為人服務時不要有任何成見,要以悲憫之心看待眾生。我心量太小,對人易有成見,實在要好好檢討。

靖芳要找的人並非紹任而是我,在我選總統時,曾去南部上廣播節目,不意靖芳是上一個時段的受訪人,她步出錄音室看到我,有點尷尬地跟我打招呼,我的助理立刻拿出一本《女人治國》的書跟她說:「施老師競選義賣的,請議員捧個場。」靖芳立刻掏出兩千元收下書。

她的錢雖是捐給我的,實際上是贊助婦女運動,也因她曾有過這一小善舉,才能透過我的學生找上我為她超渡,也因此事,讓我對劉備給阿斗的遺言「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有了深刻的體會。

►►►立即前往購買施寄青《當頭棒喝》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