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英珮是從事資訊業的年輕女性,她自出生後皮膚便經常出疹子,背部常因奇癢抓破而流黃水,留下許多疤痕。她不能穿有花邊、鋼圈的內衣,一定要穿棉布做的。

夏季天熱流汗,皮膚上的疹子生得更多;冬季天冷,皮膚乾燥,更是奇癢無比,因此夏天得開冷氣以免流汗。但因鼻子過敏,一吹冷氣便不斷流鼻水,顧了疹子顧不了鼻子,顧了鼻子顧不了疹子。

我問她:「為何不找中醫?」

她說:「小時候找過,中醫給的藥讓疹子發作的更厲害。我母親見了於心不忍,要我停止服中藥,改服西藥。一味用西藥壓抑的結果,身體狀況也愈來愈差。我因這病,經常處在筋疲力盡中。

小時候醫生說這是過敏,長大後免疫力增強,自會改善。誰知大了情況變本加厲。最近我找了一位中醫,中醫告訴我一定要把全身的毒素排除,才有治癒的可能。我服藥後果如醫生說的,疹子發作的更厲害,甚至上吐下瀉,還發燒。因為醫生事先己告訴我會出現這些狀況,所以我沒有半途而廢,繼續治療中,如今已有很大的改善。」

拜邪師學五毒功

英珮的前世出現在她的胸口,我們辦事辦得多了,歸納出前世或冤親債主出現在哪部分,那個部分不是現已有毛病,就是將來會出問題。她胸前出現一個穿白衣,戴大斗笠,笠簷垂下白紗的俠女。

一會兒她出現在一個簡陋的小屋,小屋只有一張四方桌,桌上一盞小油燈。一會又出現在一處似乎是皇宮的後花園。她白天走在有樹蔭的地方,晚上在小屋內靜坐深思,表示她是動如脫兔,靜如處子的人。

她來到一戶人家,走出一個老阿嬤,拿東西要給她吃、喝,她卻拒絕。一直走到山頂,在山頂上吶喊,天上出現一位穿白衣,手中拿念珠的觀音。但她沒理會觀音,她手中拿劍,走到一處很陰的地方。

這時出現一個男的,戴著黑頭巾,頭巾中間嵌著一塊玉。這男的身上衣服質料很好,他的打扮很像京劇《林沖夜奔》中武生的打扮。他手中的法器上安著一個骼髏頭,可見他施的是邪術。

山頂本來氣很好,但她師父所處的地方卻是烏煙瘴氣。當她盤坐練武時,從她身下及身旁出現蜘蛛、蛇、蜈蚣、蝎子等五毒。她師父為她灌頂,那些毒物全進入她心臟中。

原來她拜邪師學五毒功,阿嬤以親情呼喚她,她不理。觀音呼喚她棄邪從正,她內心雖有掙扎,最後還是棄正就邪。她動作迅速俐落潛入皇宮的後花園,園中似乎在舉行宴會。有位穿著四爪龍袍戴冠、梳髻的男人出現。

我說:「他不是皇帝是親王,因為皇帝是五爪龍袍。」

花園內雖然有不少人,但因她武功高強,很會躲藏,始終未被人發現。她在親王要喝的杯子下毒,親王喝一口便吐出來。當親王要喊人救命時,她從旁立刻給他補了一刀,讓他當場畢命。

她被一哄而上的衛士包圍殺死,那些衛士的服裝像包青天戲中王朝、馬漢的服裝,可見是宋朝。衛士用的劍帶有火球,他們不但殺死她,還把她燒的面目全非,最後把她梟首示眾。

兩個魂的人

她師父把她的靈魂拘禁起來,她死後才發現她師父十分陰毒,平日大魚大肉吃喝嫖賭,專給人下降頭下符咒。她與被殺的親王無冤無仇,只是受另一官員委託去殺人。出現那位親王靈堂的牌位,只見上面寫著慶安……。只有慶安二字看得見,其他看不清楚。

她師父十分淫亂,專找美女下手。她死後依然有良知,很想擺脫師父的控制,師父找了另一個年輕女孩,將她的靈魂安在那位女孩身上,那個女孩成了有兩個魂的人。

她想出一個好辦法以擺脫她師父的控制,便走入海中自沉,向閻王自首認罪。由於她怕連累附身的女孩,又是罪加一等,所以在入海前,先把女孩的靈魂拋出去。下到海中後,女孩的身體浮上去,因時間不夠,我們也沒查那女孩是死是活。她知道自己死於非命是咎由自取,所以不怨怪任何人,甘心情願受刑。

在旁替英珮記錄的友人問:「為何要下到海中?」

我說:「如果看過《地藏菩薩本願經》的便知道。地藏王身為婆羅門女那世,因母親墮入地獄,她去找母親之前,端坐唸覺華定自在王如來經一日一夜,忽見自身到一海邊,其水涌沸,多諸惡獸,千百萬男女出沒海中,被諸惡獸爭取食啖。這就是大鐵圍山西面第一重海,而地獄即在此。」

所以地獄在海中,她未受地獄之刑。因她自作自受,五毒咬嚙她全身,有如萬劍鑽心,痛苦已極。

玉帝駕下仙女

其實她原是玉帝駕下的仙女,所以一上來她的右肩出現仙女,左肩出現彈琵琶的四大天王之一的「調」,即東方持國天王。仙女平日快樂地在天庭唱歌跳舞,無聊時去天王殿找「調」談天。她這世不適合跑宮廟,因她很容易吸天羅神、地羅神的氣。

她腳下又出現一艘紙船,船上有許多大黑螞蟻到處爬,每隻黑螞蟻都帶了一個五彩的小令旗。她心中出現佛陀說法的場景,佛陀四周聚滿了人、非人、夜叉、天龍等各種生物。

她這世的任務即是聚眾,讓眾生能聆聽到正法。她雖只錯殺一人,但因她讓那些五毒造孽,所以她的冤親債主甚多。

她的皮膚病跟她上一世役使五毒有關,很多人拜師父,卻不去檢驗師父的德行。只因許多人跟隨,加上盛名遠播,道場富麗堂皇,師父講經舌燦蓮花,弟子遍布全球。既然師父有這麼多信徒,難道這些人都識人不清嗎?

孰不知這世間的人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烏合之眾,盲從瞎附的居多,人云亦云,甚少有真知灼見。如果不認識一個人,千萬別隨便跟隨,總要自己弄清後再說。話雖這麼說,只要人們癡心妄想有救世主,不肯自力救渡自己,怎會不跟錯師父?

►►►立即前往購買施寄青《當頭棒喝》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