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施寄青
她是「離婚教主」、「麻辣鮮師」、「通靈終結者」,一生大風大浪,敢怒敢言,挑戰各種不公不義,一場十多年的靈異之旅,使她逐漸明白,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後的課題──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對生命。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若紋與丈夫經商,頗有財力,生活富裕。丈夫負責業務,她負責公關,長袖善舞,交遊廣闊,卻無法安心。二十多年前皈依密宗,家中頂樓整層是佛堂,裡面供著各式各樣的密宗神像,她說都是師父開過光的。

許多密宗道場,要請神尊、法器供奉,都得花不少錢,三、五萬是小錢,三、五十萬司空見慣,看來她已花了不少銀子。她還經常請一些法王、仁波切到家中開示說法,這方面花的錢應更多。

命裡有時終須有

她本有一兒一女,但還求法王賜她一兒,她每次生產都是過程驚險,快去掉半條命。法王勸她好好修行,不必自找麻煩,但她苦苦哀求,終於如願以償。

我開她玩笑:「妳的冤親債主不想討債,妳硬要還對方。」

很多無子女的夫妻受傳統「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觀念影響,硬要用各種方法生個一兒半女。他們卻從未想過以全天下的孩子為兒女,化小愛為大愛,認養一些貧童。

沒有子女是福報,因為沒有冤親債主,他們卻看不開,硬要自找麻煩。若紋本已有子女,還要再添麻煩。

她雖皈依密宗,看得出並無深厚的佛學素養,也未好好修行,把師父們當成救贖者,以撫慰她莫名的不安、焦躁。密宗以各種財神以廣招徠,誰不愛財?我也愛財,愛財如命,只是知道「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而已。

財神滿天飛

在台灣,早已有各種財神、土地公、五路財神、天官、文財神、武財神。還有人覺得五路不够,發明八路財神。金紙店、廟裡賣各種財神金,本土財神不够看,外加藏傳佛教的各種財神以及財寶天王。財神滿天飛,發財的人畢竟是少數。

有人到某宮廟去拜拜,結果中樂透或事業興隆發大財,到底是他(她)命中本來就有,還是財神幫忙?若命裡無財,財神也是使不上力的。但人們不肯面對,一心只想求財,最好是不勞而獲的橫財。

若紋因做生意,自然求財心切,家中還另闢供財神的地方。更誇張的是不僅有師父開過光的財神,還將一些天官賜福、送財童子的玩偶,一併擺在供桌上。佛堂一邊又放男主人的歷代祖先及往生親人的牌位,還有超薦冤親債主的牌位。整個佛堂的氣氛很詭異,讓人一進去便想出來。

若紋自己說:「我都不想上去,每天讓佣人去點香供果。」

紫靈私下告訴我,佛堂中不見神,入夜後倒有不少有的沒的。我的頭皮一直發麻,表示這地方有問題。她已皈依二十多年,習於花大筆錢供養師父,我們很難讓她開悟。

是修自己?還是渡眾生?

我們看若紋的視窗出現兩個畫面。一是媽祖,媽祖表示,雖然若紋皈依密宗二十多年,衪始終在她左右等她明白她的使命。衪示現給她看,紫靈看到的畫面是若紋在人群聚集的場所侃侃而談,似乎在弘法。

另一個畫面是她置身於一群位階很高的喇嘛中,看來她與他們是平起平坐。若紋說她是某法王的大弟子,她的位階確實很高。

我問她:「妳是否為法王募很多錢?」

她說:「我未向朋友募款,全是自掏腰包。」

看來她是某法王的大金主,她表明她也接觸過一些道教團體或佛教道場,那些師父都跟她說她與他們的神有緣。當然啦!哪個道場不歡迎她這樣慷慨的金主,自然會另眼相待。

我告訴她:「她有兩條路好走,一條是繼續信她的密宗,求她個人的解脫,另一是效法媽祖的精神去救渡眾生。」

她說:「我的密教團體要建蓮師的大像,目前正在募款。」

我說:「建大像做什麼?有那麼大一筆錢拿來建學校、醫院嘉惠的人更多。西藏地區需要更多學校、醫院而非寺廟。」

其實修自己與渡眾生是同一回事,唯有渡眾生,才有可能渡己,只想做自了漢,永遠也修不成正果的。因為眾生就是自己,自己就是眾生,眾生不得渡,自己哪能渡,如同俗語說的:「覆巢之下無完卵」。

我看若紋信了二十多年的密宗,她的格局始終停留在求財,供養師父,她的發心全在利己。而這些師父只貪圖她的供養,從未給她一個宏觀的視野。她也不明白她這世的財富全是過去累世的修為積來的,跟這些師父的加持何關?她若不懂散財於眾生,她的福報在這一世便用完了,搞不好最後還負債。但我不知她能否聽得進去。

懂得獨立和愛人,才能得到救贖

若紋送我們回去的路上,紫靈因太累而睡著了。紫靈事後告訴我,她在恍惚中彷彿看見蓮師來找她,問她為何要若紋捨密宗而就媽祖,紫靈答這是宗教自由,應由當事人決定他(她)的信仰,蓮師便消失了。

絕大多數人信神只求神保佑,求衪們賜妻財子祿,特別是信仰媽祖的人。甚少人拜媽祖是因敬佩她救人拯溺的精神而心嚮往之,進而效法衪。我不相信媽祖、觀音、佛祖會貪圖人間祭祀,貪圖香火鼎盛,衪們若有此心,便不是菩薩了。

其實她信媽祖、蓮花生有何差異,她該讓自己發願行善當大菩薩,何必去供養師父,在家中擺滿神像,勤走道場。若拿這些錢捐給公益單位,她的生命會更有意義,她這一世的功課是學習獨立和愛人,因為不獨立,所以仰仗上師,以為他們能給她救贖,無異緣木求魚。

她不懂「愛」,以為求神拜佛就能獲得祝福。其實她若能佈施眾生,生命自然圓滿。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immy Yao

►►►立即前往購買施寄青《當頭棒喝》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