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怪熊

新學期伊始,第三週之前都還可以加/退選課程。學生忙不迭地跑堂,社團也把握機會大肆宣傳,期望拉進更多新血供學姊學長使喚。本學期擬創社的台大「皮繩愉虐」社,果然社員大會就召來記者眷愛的舔舐,實況據說也相當精采。同學的欲望,總算悄悄揭開毛毯一角探頭了?

「皮繩愉虐」這詞乍看陌生,它也的確年輕,畢竟2004年台灣團體「皮繩愉虐邦」成立,這個詞才首次進入大眾眼簾。「皮繩愉虐」與英文的頭字母縮寫「BDSM」遙相呼應(但不盡然是其對譯詞),望文通常會浮現皮革、皮鞭、蠟油、繩索、鐵鍊等元素、揮鞭懲奴之類的畫面,實則這個詞濃縮了三種關係,統括了五花八門的活動,《每日一字》恐怕可以講滿三天。怪熊雖然不是李豔秋,姑且也可以當成豆知識聽聽?好嘛?求你了~

B和D放在一起說,B是Bondage,具體的繩、鏈束縛,乃至抽象的規則限制;D是Discipline,紀律、規訓。「皮繩愉虐邦」辦了幾次台日繩師交流,舞台上流利又華麗的繩縛技藝就屬於此;日常生活替你的伴侶繫上項圈,也是種舉重若輕的B&D。

D和S放在一起說,是指Dominance和Submission,也就是支配與臣服。理解BDSM的一大重點是,即便是單方面「施暴」,假使施暴者能從中獲得快感,泰半仰賴受暴者的表現與態度。換句話說,支配與臣服一體兩面,如果臣服者不刻意迎合,支配者未必能享受,那臣服者為什麼要迎合呢?應該毋庸贅言吧!

S和M放在一起說,是指Sadism和Masochism,亦即一般所謂的虐待狂跟被虐待狂。加上「狂」字彷彿就被逐出了理性之列,但許多離不了婚的夫妻也頗得SM的真味,不免讓人反省SM到底哪裡離經叛道?這兩個字分別得自薩德侯爵和薩克—馬索克的姓氏,後者寫了一本《裘皮裡的維納斯》,詳述一男人要求名女人待他如奴,女人起初不願意,一邊鄙視這種男人,卻逐漸發現箇中樂趣。

薩德侯爵的名頭就響亮了。台灣讀者最熟悉的應該是商周委請王之光翻譯的《索多瑪120天》,出版於2004年。愛好電影的讀者恐怕更早就看過帕索里尼導演的《薩羅,或索多瑪120天》,很多莫名其妙的「十大禁片」DVD都包進了這部作品。獵奇之外,電影秉持小說「通盤訴說」的原則,黑曜石般,銳利不挽鋒地「將愛進行到底」。比原著更可觀的是,電影順便挑釁了那個旁窺情欲(藉此誘發情欲?)的觀眾,教她/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為什麼要看主教、司法院長、公爵、巨賈等四名浪蕩子,四處擄來少年少女,按照一份鉅細靡遺的「死亡筆記本」,一步步凌虐,在各種體液交織的海洋裡,慢慢划向死亡的深淵。

情慾書展中的《軍犬》和《貞男人》都費了大部篇幅,刻劃束縛與限制、支配與臣服的過程,想像力或許不及薩德侯爵弘大,但故事精采與精微之處,毫不遜色。相較之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雖然也乒乒乓乓地幹個不停,講到BDSM的份上還是不夠細膩。所以,如果不排斥閱讀男男情欲,這兩本絕對不可錯過。《貞男人》亦不乏異性之間的調教。

怪熊也十分推薦《全部幹掉》裡的同名中篇〈全部幹掉〉,作者T0P敘述許多陽剛氣質被「反壓」的橋段,大男人可能會看不下去,反正他們也沒這福份,領略征服與反抗、規訓與懲罰之間的幽微心念。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作者為Nevit,依CC: BY-SA 3.0授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