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milla4

文╱Emily(愛米粒出版 總編輯)
原刊載於愛米粒的外國與文學,已獲授權轉載

說到第一章,我就想問,每個譯者接case的時候,是會將整本書看完再翻譯?還是一邊看書一邊翻譯?

尉遲秀是邊看邊翻。所以當初他翻譯《HQ事件的真相》時還滿激動的。因為一直不知道到底是誰殺了諾拉,他只好趕緊往下翻譯。不過他目前手邊翻譯的愛米粒的另一本書,卻覺得踢到鐵板。因為剛看第一章時,他覺得很精采,所以就興致勃勃地接了case,沒想到第二章之後,大量的資料查找和譯註,他覺得翻譯真的是件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頻頻寫信來問說:「妳真的要出版這本書嗎?」然後把翻譯的部份稿子給我看。我回說:「很有意思啊。當然要出版。」翻譯合約也簽了,也下了承諾,又說服我放棄出版不成,只好乖乖遁入史上最難纏的翻譯地獄中。

然後尉遲秀問我:「妳選書都會把書看完嗎?」我說:「怎麼可能?」每天看到的書訊和書稿那麼多,常常都只先看作者的第一章。先用第一章過濾,不是放棄,就是決定要不要下單,又或者乖乖地繼續閱讀。而對我來說,選書的直覺非常重要。而「直覺」又是怎麼來呢?也許是因為大量的閱讀、長久的編輯選書經驗,也許有一點點是天生的直感力。我想都有吧。

這時尉遲秀想到那本讓他受盡折磨的未完成譯作,他想以後跟我配合,可能得改變翻譯習慣,先看完書再來決定要不要接下case。但,我想他在未來還是會信賴愛米粒的選書品味,看完第一章就接下case的。

知名譯者尉遲秀


知名譯者尉遲秀

當過編輯的尉遲秀,在做編輯時,遇到其他譯者翻譯的「第一章」和接下來的好幾章,就要修潤折磨很久。但,又怕全部改成自己的樣貌,常常就只好先改著放到一邊,直到幾天後冷靜下來,才又決定這些那些不要改。而愛米粒呢,當過很不稱職的譯者,但作為編輯卻很懂得欣賞譯者的文字。我只會改「百分百」需要改動的地方,並不會因為自己與譯者對字句排序和個人翻譯習慣的不同而擅自修改譯者的文字,因為我認為那些枝微末節的修改其實對譯文本身其實並無什麼影響,很自然而然地會傾向保留譯者的文字特色。

剛當編輯時,就跟好幾個大牌譯者合作,當初實在有幾句不順覺得非修不可,就大膽地修改了,但心裡七上八下的,擔心他們看到稿子後會抓狂,沒想到他們都打電話來說那幾句想破頭不知道該怎麼修好,沒想到我卻辦到了!YA!做編輯接到這種電話是最樂的啦。所以我就跟尉遲君說啦。這就難怪你適合當專業譯者,而我呢,就乖乖地當全職編輯啦。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