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aul Bence

文╱Emily(愛米粒出版 總編輯)
原刊載於愛米粒的外國與文學,已獲授權轉載

譯者尉遲秀開始說話了。請大家專心做筆記喔。

我有一種毛病,叫做「第一章閱讀障礙」,這個毛病其實我當編輯或當譯者的時候都會有,我很想把這個毛病賴給編輯的工作,可是我其實還沒當編輯就開始做翻譯了!不過我確實是在當編輯的時候,開始發現自己有這個問題的:看別人的稿子,第一章最容易忍不住,會一直想改。當時我的理解是,我當編輯的時候太投入,一時看不習慣別人的譯筆,不過改到第二章或是更後面就沒那麼想改了。後來我想了一些方法幫助自己,不要被自己的這個毛病改掉太多別人不需要改的地方。

另外一個反省是:

我在當編輯的時候,看過各式各樣的譯稿,加上我是要把書做出來的人,這讓我充分意識到第一章在閱讀這個溝通行為上的重要性。如果讀者讀到第一章的譯文處於一種在溝通上不穩定的狀態,不安全的狀態,他會對整個譯文失去信心。我拿「星光大道」的評審講的話來比喻好了,如果裡頭有幾個音唱得不穩,讓你聽得不太安心,那麼,你的聆聽的情緒就不會很安穩,你就不容易被這首歌感動。

所以第一章對於寫書的人來說很重要,對於做書的人來說當然更重要。

可是我自己做翻譯的時候,「第一章閱讀障礙」還是很嚴重,回頭修稿子的時候,我經常卡在第一章,怎麼改都覺得不夠順,可是改到第二章就好多了,改到後面,終於一連幾頁都沒動,甚至慢慢變成一般讀者了,開始放心享受閱讀的樂趣了。

我自己的反省是:

或許譯者的筆還沒開,在模仿或模擬原著的筆調的時候還有點生硬,但是因為第一章的譯文就晾在稿子的最前面,每次打開檔案我都會忍不住要再看一遍,改個兩句,最後就會越改越順。可是我一定會覺得夠順嗎?(這裡講的順不一定是文字通順,而是一種忠於原著並且讓譯者覺得閱讀譯文跟閱讀原文在感受或感動上有某種程度的相符。)會在做了十多年翻譯工作之後還覺得自己有「第一章閱讀障礙」,顯然就是我怎麼改都還是覺得不夠順,已經到了某種神經質的地步。

這個神經質的問題要說有好處的話,他的好處就是,第一章改到讓我不再焦慮的的狀態,那整本譯作的狀態也就差不多了。

以上是我關於第一章的懺悔錄。希望不會害大家以後看翻譯小說也陷入這種閱讀障礙。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