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ollyKnit

文╱Emily(愛米粒出版 總編輯)
原刊載於愛米粒的外國與文學,已獲授權轉載

「為什麼作者的第一章很重要?」

「因為作者的第一章,往往就讓編輯決定是否要出版此書。」

我想到小說市場榮景的時光,各國編輯為了快速搶下有潛力新人作家的處女小說,或是知名作家的下一本小說,很多人在看了第一章之後,大膽地簽下未完成小說。而這些作家大多在一年過後,才會完成整本小說。結果呢,我們的編輯圈就開始流傳了「第一章災難」。因為很多編輯在收到作者的小說後,發現最好的就只有第一章,之後的內容不是俗不可耐,要不然就是結尾草率,但預付版稅早就給了作者,他也如期交稿,能怎麼辦呢?要不就是硬著頭皮出下去,要不就是展開編輯超越作者的改稿功力。而後者這樣可以化腐朽為神奇的編輯,無形也成了國外編輯買下版權的品質保證人。可能給公司的看書評估報告就會寫著:「這小說的文字力和轉折高潮處還有待修潤,不過因為這書全球英文版的編輯是某某某,相信之後的定稿在經過他的巧手修改後,會讓人滿意。」

在知道《HQ事件的真相》的故事之後,翻開了「第一部:作家病」,講一個暢銷作家遇到了「白紙症候群」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時,我馬上就決定簽下這本書。

週一晚上參加「譯動國界」在遠流別境辦的座談講者晚會,遇到了很久不見的譯者朋友。她問我說:「為什麼最近大家都很少做試讀本了?」但其實我們最近才大手筆做了《HQ事件的真相》厚達704頁的百人試讀。先回到這個問題,為什麼不做試讀?又為什麼要做試讀?其實我個人覺得這取決於「書」本身。如果書好看,會帶動口碑效應,那就可以做試讀。但,如果這書的第一章就無法讓讀者很快進入狀況,想要繼續看下去,我會建議不要做試讀本。

記得這書試讀本一影印好,熱騰騰的書一送到辦公室,我就馬上發給大田的總編和副總編,希望他們先賭為快,最主要也是希望知道他們看完書的反應。因為我有信心這書是符合各行各業,各種閱讀喜好讀者的。大田的總編一翻開書就大聲說:「作家病!?」我心裡揪了一下。「對啊,『作家病』,這名詞翻譯的不好嗎?還有更好的翻譯的可能嗎?我馬上心裡OS,在腦筋裡快速轉了好幾圈,但,就是想不到有比『作家病』更好的名詞了。」這時大田的總編才又爽朗地說了:「光看這三字就覺得會賣!」厚,以後講快一點啦。我在座談前也跟此書的譯者尉遲秀說了這故事,我發現他的臉色眼神變化了一下,哈,應該跟我當下的反應一模一樣。這就是我們的「編輯病」+「譯者病」發作的前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