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uillaume Paumier

電影《X戰警》系列,在全球開出紅盤,引來許多粉絲拿起筷子夾在指間,貼上毛茸茸的鬢角,以金剛狼的姿態自拍。或許有人覺得他們宅,但這其實很正常,從小到大,誰不曾懷有當英雄或是超人的夢想?如今電影特效更趨華麗、真實,短短九十分鐘的時間我們就經歷地球數次毀滅又重生,最後安然無恙地離開電影院走回自己的人生。唉,真實世界多麼困苦乏味,也難怪觀眾不分老幼男女,總在發呆時刻,幻想自己若擁有電影中變種人(mutants)一樣的超能力,那該有多好。

但說不定,變種人們恨不得能割捨與生俱來的超能力。

想進入電影扮演變種人的觀眾,對比想逃出痛苦情節的變種人角色,讓我想到紀大偉《晚安巴比倫》的一句話:「城裡的妖人,與城外的人妖,是要進去呢?還是要出來呢?」

《X戰警2》中,少年Bobby向家人坦承自己的變種人身分,家人卻尷尬地不知如何是好,他的母親說:「我們還是愛你……只是這變種毛病(mutant problem)……」敏感的觀眾或許發現,這一幕搬演了同志「出櫃」的遭遇。在變種人出現的時代,老百姓害怕他們的超能力會對社會產生負面的影響,各式霸凌、排斥效應便出現了。為求自保,許多變種人隱藏能力,躲進衣櫃之中,除非必要絕對不暴露身分。不過沒用的,因為一切由身分、血緣而起的災禍只會自動送上門來,《X戰警:未來昔日》中,那屠殺變種人好像是在砍菜的巨大機器人哨兵,便是群體歇斯底里下的最佳產物:狩獵變種人,也屠殺願意幫助變種者的一般人,最後在多數人都消失的景況下,變成了恐怖獨裁者的工具,繼續控制世界。

相較於奧茲大地的繽紛豔麗,桃樂絲在來到《綠野仙蹤》之前,在堪薩斯過著灰色的生活,那樣不帶生趣的顏色其實可以對比到機器人哨兵出現後的未來世界。在導演Bryan Singer呈現之下,未來的人類世界染上血色光暈,發散著絕望肅殺的氣氛。本身是同志,也長期關注平權問題的Bryan Singer絕對不是隨便安排,他早清楚,除了同志遭受打壓之外,這世界上多數的種族屠殺與霸凌事件,都是多數人排擠少數人之下,所誕生的荒謬劇情。

但在大螢幕上,這些被認定是「不正常」的「少數人」,卻扮演著正義的那一方,他們的形象在大螢幕上無異於任何宗教中的救世主:先是遭受血腥試探,被逼著面對自己的心魔,才終於領悟了大愛,以肉身抵擋冰冷無情的巨大機器人(那些機器人是否代表著只會背誦經文、執行命令,卻不會思考的盲目信徒?),拯救曾經打算消滅自己的「他族」,同時捍衛了文明社會中最基本的互助精神,讓互信系統免於崩潰。

面對大螢幕上的劇情,我們很容易選邊站,因為劇情善惡分明,就算主角不是「(正常)人」,我們都願相信他們真實存在。但在走出戲院的同時,我們是否信仰相同的價值?多數觀眾都知道電影裡的變種人遭受欺凌,也始終唾棄劇中的反派,但在現實生活之中,當我們看見被剝奪結婚權利、視為次等公民的同志,或是在遙遠的地方遭受戰火屠殺的少數族群,或甚至是生活在台灣社會之中的外籍移工,是否還能以相同態度,去理解他們的處境,協助他們獲得幸福?

那可不一定。日前,萬芳在廣播節目上放完梁文音的歌曲〈愛其實很殘忍〉之後,說了這段話:「愛有時候真的很殘忍,尤其是以愛之名,行恨之實的時候。有時候覺得很殘忍而且很可惡。……在這種傳統的思維的情況之下,我們的確是需要有些空間,有些力量去反思的。好的,祝福所有的愛,都可以得到美好的,被尊重著,最後就來聽這首歌曲,這首表達支持同志婚姻的作品〈SAME LOVE〉。」

為什麼萬芳要這樣說?除了反抗護家盟等阻撓多元成家的團體之外,弦外之音或許是回應梁文音曾針對同志平權議題說的這一段話:「這種東西會使人跌倒,造成很多負面影響。同性戀朋友是需要被神愛、被神恢復的。」

其實,這一句話也以各種形式、暗示出現在《X戰警》系列電影之中,透過不同角色的嘴巴,反覆質問著變種人們:「你們能不能不要『那麼』變種?」

真實生活中並不存在鋼爪削肉如泥的金剛狼,更沒有承受感知的苦難,在一片悽慘號哭之中定位世界上所有遭受苦難的變種孩子,將他們一一救起的X教授,更不會有太多人相信變種(或是和別人不一樣)這件事情很酷。「敢於不同、作自己」的概念只出現在最新的服飾廣告上,任何流行的追逐都只是為了找到一個藉口,讓自己不至於變成突出來的那一根釘子,格格不入,等著被整個社會鎚子一般的眼光給擊打凹陷,然後眼不見為淨。

「你為什麼不能和我們一樣?」或許有人無辜地問,或許覺得厭煩。

「同性戀者到底做錯了甚麼,以致我們必須因為一個無從選擇與不由自主的取向,面對迫害?有多少同性戀者,特別是基督徒,因為無知懦弱,因此自欺欺人,躲入異性戀的婚姻,結果傷人害己,然後就這樣落寞的生,默無一言的死。」歐陽文風,也是亞洲第一位擁有神學博士學位的出櫃同志牧師,在他的自傳《現在是以後了嗎》(基本書坊出版)這樣寫道。

不知道梁文音或是她那同樣擁有知名度的朋友們(例如郭采潔),是否看過《X戰警:未來昔日》。如果她真看過,理解其中的哀傷與無奈,也為變種人終於打敗機器人哨兵而歡呼,那麼,她理當選擇與變種人並肩作戰相互扶持,而不是站在機器人哨兵那一邊,冷眼旁觀殘酷的機器人將「非我族類」團團包圍、往死裡打——那樣子的愛其實最殘忍、偏激,而這種東西會使人跌倒,造成很多負面影響。會歧視人的朋友是需要被神愛、被神恢復的。妳知道了嗎?

p.s.如果你看過《X戰警》系列電影,也「撐」電影裡的變種英雄,那麼歡迎你在真實世界裡撐住那些無法成家的愛侶。10月5日,彩虹圍城(包圍立法院),為愛啟程。讓這一座城市能撐住每一個願意愛人的人,讓你我都能被愛,都能夠成家。詳細資訊請洽:婚姻平權革命陣線

作家專欄-陳夏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