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怪熊

異端東正教神父為同志平權而脫,2014年推出的裸照年曆,不但美感溢出畫面,宗教與情色在定格的那瞬間相安無事卻又劍拔弩張,也讓人看得出神又入神。日前2015年的年曆也推出了,不妨看看宣傳影片。只能說聖服與儀式跟乳膠衣一樣,光鮮的表層緊緊揪住觀眾深埋的情欲,在充滿欲念的運鏡下,聖儀更成了凝止的走秀。

東正教的教義也有反同志的爭議,不過這群篤信東正教的「異端」將他們相信的教義付諸行動,以販售年曆的方式賺取資金,對抗東正教內部的恐同心理與歧視。跟台灣的靈糧堂、新店行道會、輔大新生命小組之類宗教買辦團體不同,這群東正教神父與教友的行動令人想起1970年代發軔於拉丁美洲的解放神學,甚至是1788年,法國革命爆發的前一年,那位教區秘書西耶斯。

1788年,西耶斯出版了《論特權》,這本小冊子針對貴族享受特權的狀況,全面揭露批判,把當時的「自由民」(從本書翻譯)的腦袋大大攪和了一番,回過神時,眼前的敵人已經再明顯不過,那就是「真的把自己看做一個特殊的人種」的「特權者」。

西耶斯的父親是稅吏,收入平平,他讓長子入聖職,望能拉拔兩個弟弟。平民出身的西耶斯很快就發現,貴族在教會裡晉升飛快也就罷了,身為平民,他竟然不能升到主教的位置。司聖職過程中的見聞,很可能也被他寫進了小冊子:

通常他[特權者]會以最謙遜的姿態,向外來的訪客介紹他的家族譜系,這往往能在他的心裡激起最美妙的幻夢。他很少會僅介紹到父親和祖父輩(對特權者來說,用父親、祖父來稱呼他們高貴的先祖,竟然有些難以啟齒)。而被當作壓軸來介紹的,必定是他的家族中最偉大的,也是他所最敬愛、最能滿足他虛榮心的祖先。

這段描寫佐證了西耶斯反對特權的一項觀察:「你們不是希望受到公民同胞的表揚,你們所追求的是,與其他的公民同胞有所區隔。」帝寶和各種VIP專屬的接待室,就赤裸裸地展現出這類區隔。是故,儘管殖民地台灣的權貴上溯三代公務員歛財逾億就了不起,林文月還是要寫個《青山青史》,好好「額樂」一下外公連橫。

在此應該補述一些前提。如果西耶斯觀察到的這類區隔,是平民汲汲營營工作、積蓄、投資之後,能在不離譜的時間內買得起,換句話說人人都有機會當貴婦大爺的話,或許彼時法國與今日台灣的「自由民」和「死老百姓」,還不會那麼憤慨。西耶斯之所以能激發眾怒,正是因為他批判的十八世紀特權者,是世襲特權的貴族。比觀今日台灣,繼承而來的資本,影響力越來越大過工作儲蓄:台北的房地產價格,竟足以讓孜孜矻矻的上班族一輩子窮忙。即將由衛城出版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對此有相當多的統計實證與剖析,值得一讀。Readmoo電子書店也準備了「電子評論版」,先熱身一下吧!

不過,饒是指出「特權」令人難以忍受,我輩魯蛇早就從生活經驗、PTT、臉書等渠道,親歷耳聞,遠比十八世紀莫名其妙的教區秘書寫的小冊子,要來得具體鮮明。那,為什麼還要《論特權》呢?

(待續)

延伸閱讀:連雅堂是不是鴉片仙?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