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llan Ajifo

這地球上,有史以來,也就只有我們人類,這個怪異的物種,試圖用大腦去理解大腦,可是儘管如此。我們對自己頭裡裝的那坨像豆腐般軟嫩的傢伙,所知很可能還不及一顆遠在天邊的月球。

可是最近卻有幾本好書,介紹了神經科學的最新發展,讓我們更瞭解一些些我們的大腦,例如在這裡介紹過的幾本好書:迪克.斯瓦伯(Dick Swaab)的《我即我腦:從子宮孕育到阿茲海默症,大腦決定我是誰》(Wij Zijn Ons Brein)、 曼羅迪諾(Leonard Mlodinow)的《潛意識正在控制你的行為》(Subliminal: How Your Unconscious Mind Rules Your Behavior)和葛詹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的《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意識、抉擇與背後的大腦科學》(Who’s in Charge?: Free Will and the Science of the Brain)。

可是對時常伴隨著我們的情緒,如憤怒、罪惡感、焦慮、悲傷、同理、喜悅、愛戀,我們究竟知道多少?我們能夠透過腦科學的研究來剖析這些情緒嗎?《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How We Fell: Understanding What Neuroscience Can and Cannot Tell Us about Our Emotions)除了介紹心理學與神經科學在情緒研究上的進展,更透過哲學、藝術、詩歌、音樂及劇場等科學以外的角度,帶我們重新認識那些讓人又愛又恨的微妙情緒。

神經科學是一個很博大精深的領域,小至離子通道的分子機制,大到整個神經系統的作用協調,經過細胞、組織、器官到人體的層次,甚至到人們之間的互動。很少有像神經科學一樣跨越這麼大的生命科學領域,除了演化生物學之外。神經科學綜合了生命科學這麼廣闊的領域,對人類情緒的瞭解究竟到了啥程度呢?就讓《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作者喬凡尼.弗契多(Giovanni Frazzetto)為你娓娓道來。

喬凡尼.弗契多是2008年約翰.肯德魯年輕科學家獎(John Kendrew Young Scientist Award)得主, 1995年高中畢業後進入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修習科學,于2002年自德國海德堡歐洲分子生物學實驗室(European Molecular Biology Laboratory)取得博士學位, 是歐洲神經科學與社會聯絡網(European Neuroscience & Society Network)的創始人和諮詢專家,同時也是國際ENSN Transdisciplinary NeuroSchools的協調人 。

雖然《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無疑是本科普書,可是喬凡尼.弗契多想告訴你的,並非是神經科學有多麼了不起,更重要的是,他除了想告訴你神經科學在情緒研究上的進展,同時也會敘述,在做為腦研究者的人生中,這些發現產生的意義。並逐章闡述那些不可見的神經基底在什麼境況 下會讓人所體驗到的情緒更加清晰鮮明,而在哪些時候又只是做為感受的附加物而已。書中關於憤怒、內疚、恐懼、悲傷、喜悅與愛情的篇章,將會講述交錯的情緒神經機制如何令人目眩神迷、嘖嘖稱奇,卻也留給許多未解的謎團。

作為一位誠實的科學家,喬凡尼.弗契多在《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中,試圖為我們解說神經科學如何照亮了我們對情緒的瞭解之路,但也顯示出科學的不足。因為一個人體驗到情緒,並且探討情緒的意義時,給予答案的往往不僅是科學,或者說並不會只局限於科學,還會有文學、藝術和哲學等等,甚至是個人經驗。

是的,科學是有其極限的,就算神經科學能把一對相愛的情侶之間所有的分子機制和腦神經運作以及荷爾蒙的變化給完完整整地解析出來,對熱戀中的人們而言,那些知識的意義,可曾抵得過初吻的回憶?在摸索愛情的真諦時,音樂、繪畫、小說帶來的感動和真實感,恐怕比起科學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可是儘管如此,我們人類仍試圖利用大腦來瞭解大腦,這麼做還有意義嗎?其實,正如《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所示的,要更完整地理解情緒的話,文學、藝術和哲學不可少的話,那麼憑啥實證的科學就該缺席呢?

由於涉獵到寬廣的領域以及個人經驗,《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並非一本「好讀」的書,不過卻仍是本值得受到憤怒、罪惡感、焦慮、悲傷、同理、喜悅、愛戀等情緒擺布的我們一讀。讀了這些神經科學的好書之後,我們會一再發現,原來我們的理性原來受制於感性,而「自我」原來是個幻象,我們的意識只不過是潛意識投射出來的一小部分。如此一來,應該就要瞭解到自我的執著是一件愚蠢的事,這就是神經科學為我們帶來的。

GENE思書軒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