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吳小莉

馬雲小檔案

馬雲原是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的英文老師,在網路浪潮風起雲湧之初,於一九九九年創辦B2B電子商務平台阿里巴巴。二○○三年,阿里巴巴投資成立C2C購物平台淘寶網,帶動大陸微小企業創業潮與零售革命;二○○四年,阿里巴巴創立第三方電子支付平台支付寶,打通大陸十三億人口市場的金脈,被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喻為「世界上最偉大的集市」,連主導資訊革命的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都佩服的說,「馬雲是下一個比爾蓋茲」。

凡人也有出頭天

在中國人所熟知的白手起家的富豪名單裡,馬雲無疑是特別的。他不見得最富有,卻在創業者中擁有極高的聲望和影響;近年來他極少接受媒體訪問,但電視上、報紙上、網路上,他的名字永遠是曝光量驚人的熱門詞彙;反對他的人幾乎跟崇拜他的人一樣多,而無論是反對者還是崇拜者,表達自己情緒的方式都經常會像粉絲一樣,激烈而充滿行動力。

馬雲其人,與其說是企業家,不如說是商界「中國偶像」似的存在。跟熟悉中國商業圈的朋友聊起來,十個裡有九個會評價馬雲有vision。字典裡vision的解釋很多,多與想像力、視野、願景相關,而大家嘴裡馬雲的vision,摻糅著遠見、眼光、願景和格局。

先行者

二○○一年,美國納斯達克暴跌,新經濟泡沫破裂,美國消費力下降,以出口為主導的亞洲經濟感到壓力。「內需」成了閃著金光的新方向。

利用阿里巴巴積攢的用戶和經驗,馬雲在二○○三年創立淘寶,開拓B2C業務。像當年的阿里巴巴一樣,馬雲的淘寶迅速為聚攏在阿里和馬雲身邊的大量小型企業找到了「內需」的市場。這個時候,阿里巴巴與淘寶的小小循環已經形成:B2B2C,小型企業主們在阿里巴巴上接國外訂單,在淘寶上做國內生意。

做B2C的淘寶並不是中國大陸市場上的一枝獨秀,但馬雲找到了當年網上交易的痛點:信用。於是,支付寶誕生了。用「支付寶」創造出一個中立的擔保人,這個樸實得近乎笨拙的解決辦法,卻一下子使得因為缺乏信用體系而始終無法做大的網路交易市場恢復活力。

把禍給闖下去

辭去阿里巴巴CEO一職,馬雲馬不停蹄地又創造了菜鳥物流。有趣的是,不論是網路金融,還是菜鳥物流,馬雲都反覆強調,阿里不是要再辦一家銀行,也不是要再做一家物流公司。那他做的是什麼?多年來反覆瞭解大數據、試驗運用大數據的馬雲似乎有信心像當年用淘寶打敗eBay一樣,在比特世界裡能比銀行,比物流公司提供更基礎的服務。

所以馬雲會在《與卓越同行》裡說:「這是一個新型的動物,這個動物以前沒出現過,很頭痛,但這也是樂趣所在,我們必須去解決它,因為沒人可推了,這個禍是我們闖的,我們只能把它闖下去了。」

以下為馬雲的訪談。

影響中國未來的,是小企業有多美

吳:最近,有一些年輕人告訴我,他們不一定會去大城市,也不一定去大企業了。這會不會也可以印證「小而美」的變化?

馬:今後,選擇去大企業的年輕人會越來越少,去特色企業、幸福企業、美的企業的人會越來越多,因為在那兒他們能夠充分展現個性化特色,展現自我價值。我一直堅信一點,影響一個生態系統的關鍵因素不是獅子、大象,而是微生物。微生物影響了草木,草木影響了兔子、羚羊,兔子、羚羊影響了獅子。影響一個國家的教育、文化水準的,不是大學有多少,而是小學辦得好不好。

因此,影響中國經濟未來的不是企業有多大、大企業有多少,而是小企業有多好、小企業有多美、小企業多有特色。這才是一個國家經濟的基礎。

吳:我們看到,資訊經濟的時代已經來臨了,很多產業因此而消長,比如說物流。在未來的網路世界中,什麼樣的產業會欣欣向榮?

馬:我不知道哪個行業會做得更好,但是有一些行業一定會好,比方說物流。現在整個中國每天估計有兩千萬個包裹需要運送,繼續走下去,八年後,一天能有兩億個包裹。今天中國整個快遞行業有一百萬從業人員,十年以後,中國快遞業將有一千萬人。當他們成為社會經濟關鍵的一份子的時候,如果再評「經濟十大人物」的話,第一批應該給淘寶的店主們,第二就應該給那些快遞人員們。這些小單位的個體,正在影響中國的經濟。

大企業轉身難度大

吳:你一直強調,二十一世紀是小企業的世紀,大企業得卸包袱,但是您的公司卻越做越大。在小企業的時代裡面,大企業要怎麼生存?

馬:我的企業是越來越大,但是我的企業營運越來越小。二○一一年,我把淘寶拆成了三個公司。昨天,我們還在開會,討論怎麼把阿里巴巴集團拆分成三十家公司,如何把自己做成一個生態系統?因為在網路時代,不能以帝國思想去領導一家公司了。

數據時代的核心是分享數據

吳:這麼多年我們一直談資訊經濟,數據的處理、分析,以及數據未來能夠提供的諮詢跟資訊是非常重要的。

馬:數據時代的核心不是分析數據,而是分享數據。數據會誕生出無數新型的企業。用數據分析一下,我可以賣什麼。這樣還是IT時代,不是數據時代。在真正的大數據時代,人類將有三筆財富:第一,錢包裡有多少錢;第二,有多少信用;第三,擁有多少數據,數據跟別人交換的頻率有多大。

吳:首先把數據準備好,接下來怎麼樣解決數據隱私的問題?

馬:我們將來出去的數據,不會是原始數據,一定是加工過的成品數據,然後讓別人再去加工。我們必須做到,像銀行保護資產那樣保護隱私,只有這樣,大數據時代對消費者對商家才會有用,我想這是一個承諾。

本文摘錄自《請問首席執行官》第二章〈對話馬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