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馮光遠

最近一兩年,台灣人開始瘋丟鞋,因為拿鞋子朝狗官一丟,人民普遍叫好,丟鞋者不但自己發洩怨氣,也幫台灣人出口鳥氣,所以丟鞋者眾,丟出來的鞋子式樣也各具特色,最後甚至還發展出周邊產業,如警方學習擄鴿集團而打造出來的攔鞋網。丟鞋,真的已經是台灣行為藝術裡頭最夯的一個大概念。

當然,鞋子要丟得準,丟得有美感,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如同任何藝術,丟鞋藝術在發展之初,一定有其侷限處、有其定義未明的地方,可是只要那些對丟鞋有興趣的人能夠集思廣益、互相切磋,假以時日,誰說丟鞋不會跟丟棒球一樣,也成一門藝術。

對,棒球,這正是有志丟鞋者可以效法的一門學問,因為兩者有一共通之處,就是「丟」。所以在這裡,我們就以棒球為例,試著摸索出如果丟鞋要成為一門藝術的話,可以思考的方向。

棒球能成藝術,一個重要因素是,投手都有自己的獨門絕活,而其基礎,則在於快速球。同理,丟鞋者如果要在這個圈子裡混出名堂,首先,就要具備丟「快速鞋」的能力,有此基本功,再練習其他鞋種,就比較可能成功。以下,就把常見的鞋種簡述一番。

一般來講,快速鞋(Fastshoe)分兩個系統,即二鞋帶快速鞋(Two Shoestring Fastshoe)與四鞋帶快速鞋(Four Shoestring Fastshoe),顧名思義,二鞋帶與四鞋帶的差別,就在於四鞋帶多了兩條鞋帶(4-2=2)。這兩種快速鞋的丟法中,又以伸卡鞋與卡特鞋最有名。

伸卡鞋(Sinker)。顧名思義,伸卡鞋又可稱為「下沉鞋」,意思就是,當鞋子接近被丟目標的時候,會急速下墜,讓當事人擋錯地方。於是,本來想擋臉的可是鞋子卻往肚子跑,本來想擋肚子的,結果鞋子落在LP位置,真是痛不欲生。

卡特鞋(Cutter)。又稱「切鞋」,這種鞋最大的特點,就是當鞋子接近目標時,會有比較大幅度的橫移,在速度依舊飛快的情況下,此時不論你是右擋者(用右手擋鞋者)或左擋者,由於完全沒有料到鞋子橫移的距離竟然會超出預期這麼多,於是便常常擋空,鞋子就可以丟到狗官沒有保護到的地方。

當然,快速鞋是基本鞋路,可是如果一個好的丟鞋者沒有幾種看家變化鞋種,是很難在丟鞋圈揚名立萬的。所以我們一定也要認識下面這些變化鞋。

曲鞋(Curve)。這是最常見的變化鞋,雖然速度比較慢,可是如果丟鞋時能夠有技巧地快速旋轉鞋子,常常會讓維安人員判斷失準,揮網落空,被裁判判為好鞋。曲鞋的幅度大,丟得準會剛好丟到狗官頭上,讓他很尷尬。丟得不好也會讓狗官心生畏懼,因為不知道鞋子會彎曲下墜到哪裡。

變速鞋(Changeup)。這種鞋種,當丟鞋者出手時,狗官或者他們的隨扈會以為是一般的快速鞋,可是變速鞋的厲害處就在於,當鞋子接近目標時,會突然減速,導致狗官過早揮手擋鞋,或者隨扈提早張網攔鞋,鞋子就利用這個時間差,避過阻擋,直搗目標,讓狗官徒呼負負。

滑鞋(Slider)。滑鞋是變化鞋裡頭速度最快的一種鞋路,一個丟滑鞋丟得好的丟鞋者,丟出去的滑鞋,前半段的鞋路軌跡看似快速鞋,可是當鞋子接近目標時,會往狗官的外角下墜,也就是說,如果瞄準處是目標的左手外側,鞋子會砸到他的右大腿。一位有經驗的滑鞋丟者,他握鞋的方式比較接近曲鞋,可是鞋子出手的方式,則與快速直鞋無甚差別,所以,滑鞋幾乎是丟鞋者最想學會的一種鞋路。

蝴蝶鞋(Knuckleshoe)。講到這種鞋路,現今幾乎已經沒有幾個人會丟了。又稱「彈指鞋」的蝴蝶鞋之所以特別,因為當丟鞋者丟出鞋子之後,鞋子竟然會像蝴蝶一樣飄忽不定,讓對方驚駭莫名,因為根本不知道應該往哪裡閃躲。所以,蝴蝶鞋雖然常常造成暴投,可是卻是心理威脅最大的一種鞋路。

各位,丟鞋的鞋路隨便聊聊就這麼多種,整個丟鞋的藝術,我連先發丟手、中繼丟手以及後援丟手都還沒有談到,就已經把篇幅用光了,丟鞋,是不是真的是一門很高深的藝術呢?

※ 本文摘錄自《本文作者為國寶級白目2:白目自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