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喬凡尼.弗契多

Photo from Flickr by Eneas De Troya

任何人都會生氣,那很容易。
但是因著正確的理由,在正確的時機,
以正確的方式,
向正確的對象表達正確程度的憤怒,
卻不是任何人都辦得到的困難任務。
──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有些人確實比其他人更容易感到憤怒。為何如此?是因為他們生而為暴力者嗎?又或者表達憤怒的傾向其實是教養的結果,抑或是對負面經驗及環境的反應?在這一章,我將會告訴你神經科學所知的憤怒和暴力是怎麼一回事,以及在大腦中自我控制的機制為何。

但首先,我要先談一談情緒這件事。

情緒的起源

提起情緒就不可能不提及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這位偉大的英國自然學家,他以提出物競天擇論與演化論為人所知,卻也未曾遺漏情緒的重要性。

達爾文的說法旨在指出,各種情緒的背後皆有一套自我防衛與保護機制,就演化上的意義來說,動物與人類在這一點是共通的。對較低等的動物而言,每種情緒皆有其適應的目的以及演化的起源。就像我們的雙眼、雙腳和身體的其他部分,情緒(包含大腦迴路以及身體感知的部分)也是物競天擇的演化產物。

達爾文情緒研究的第二個重要成就,就是展示了情緒的普遍性。根據他的假設,如果情緒是一種先天演化的產物,那麼在不同文化間,情緒應是普遍且相似的。假使全球的人類都有相同的眼睛、嘴巴、鼻子和臉部肌肉,他們應當能以類似的方法表現情緒。

為了證明這一點,達爾文採用了人類學的研究方法,製作了一份涵蓋各種情緒的詳細問卷,分送給受過教育的親友及其他學者,同時也分送給遠在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婆羅洲、印度和錫蘭等地的傳教士。最後他回收了三十六份答卷,這可能是史上最早的問卷調查之一。

備受推崇的理性與衝動原始的情緒

在《共和國》(Republic)這本闡述道德與理想政體的著作中,柏拉圖為情緒與理性提供了最為清晰的輪廓。柏拉圖認為,人類的靈魂由三種主要的能量所支持,分別是:理性、情緒以及欲望。在這三者之中,理性最為高貴,其次為情緒,最後則是欲望。

欲望指我們的基本需求,例如對食物與性的渴望,或是對金錢與權力的貪圖;情緒則是衝動而未經修飾的反應,像是憤怒或噁心,然而,勇氣也屬情緒的一種;相對地,理性代表了冷靜的思考與熱忱,具有說服力及立論點。

這三種能量正好對應了柏拉圖為國家所設想的三種社會階層:最低階的普羅百姓因其吝嗇和貪婪的行為體現了欲望,戰士則是為情緒所主導,而社會中階層最高的守護者(guardians,也就是管理階層)則可視為是理性的人格化表現。

大腦的兼容並蓄

前額葉皮質大約佔了整個皮質體積的三分之一,在所有物種當中,人類具有相對於身體質量來說最大且最為複雜的前額葉。如果我們將腦的結構比喻為一幢屋子,前額葉皮質就相當於最高樓層,即大腦的頂樓結構。

它能夠幫助我們對未來進行計畫,並且選擇偏好的行動,同時,它也協助短期記憶的運作。如果有人告訴我們他的電話號碼,在我們將號碼輸入手機之前,便需要依賴前額葉皮質將號碼留在腦海裡。前額葉皮質也與注意力控制有關,它能夠幫助我們專注作業而不會隨便轉移到別處去。

重要的是,前額葉皮質在個體的發育晚期才會臻於完善,大約是青春期之後,二十歲前期或中期。這也是為什麼孩童和青少年無法處理困難的決策,而更容易選擇冒險。

基因與環境

導致反社會和暴力行為生成的因素不一而足,像是童年時期遭受虐待或忽略、不穩定的家庭關係,或是暴露在充斥暴力的環境下都可能造成影響。

需要注意的是,單一基因是無法激發起任何情緒的,基因並不是行為的本質(essence),而MAOA也不是攻擊行為或犯罪的同義詞。基因之所以重要,並且讓科學家堅持要解開其中奧祕的原因,主要在於基因辨識提供了關於行為運作機制的誘人線索,尤其是那些在醫療上能帶來幫助的機制。辨識出單一基因能協助我們找到造成各式症狀的神經化學路徑,同時也能定位出特定行為或是疾病在大腦中相應的位置。

大腦的原罪與法庭的審判

自從基因與攻擊行為之間的關聯性公諸於世,律師們便嘗試引用這些生物學證據為當事人的罪行辯護,宣稱是他們的不良基因或大腦讓他們犯了錯。

司法系統雖稱不上完美,但有其明確依循的方向。一個被控犯下暴力行為的嫌犯,一旦被證實的確犯下罪行,且是有意識為之,也就是故意犯罪時,便會被定罪。不過,倘若犯罪行為是在當事人無法掌控其心智的情況下發生,判決就會較輕。

二○一二年年初,在美國一項有趣且極具價值的調查中,約有兩百位法官被要求審理一系列由真實事件所改編的虛擬案件。調查結果顯示,由專家提出的生物學證據會使得法官做出更寬大的判決,平均減少了一年的刑期。

適切地表達憤怒

我談了很多關於憤怒的議題,憤怒似乎會導致我們所不樂見的可悲暴力,也因此是一種我們應該極力避免並且束之高閣的負面情緒。但其實暴力的攻擊行為並非是憤怒唯一的結果,暴力也可能在無關憤怒的情況下發生。

有時候,比起讓怨懟在心裡悶著,拍桌而起或直接表達不滿更能夠避免我們不樂見的結果發生。

※ 本文摘錄自《其實大腦不懂你的心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