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何穎怡是我尊敬的翻譯前輩,前不久見她在臉書上大冒肝火,原因是她手上正在審閱的一本書,譯稿糟到讓她氣得想摔鍵盤,她說:

很多時候,事不關能力,關乎你的敬業態度。更慘的,有時只是邏輯能力。複數翻譯成單數,過去完成式變成過去式,你只要上下文理一理,就知道你的翻譯有邏輯矛盾。

究竟有多少譯者想過「一本書是作者的智慧結晶、心血」,到了你的手上,變成智商、智慧、文筆都付闕如的垃圾,你對得起作者嗎?

我轉貼了這篇,附加了按語感嘆一番:

我不曉得編輯部為什麼會讓一個翻譯高手,陷入這樣為三流爛譯者改錯、校正邏輯,也許還要改作文的擦屁股局面。

你讓高手幫低手擦屁股,低手也不知悔改,他以為翻譯就這麼簡單,不用負責,後面自然有高手解決問題,書出來以後封面還是掛著我的名字,誰知道那是高手改出來的?名聲都我的。 

你親身試一回以後就嚇得不敢合作了,問題是別人知道嗎?別人一看經過你請高手整形過的稿子,以為是天生美人胚,放心大膽地發稿,發了稿才知道踩了地雷。你的鄉愿乃使得爛譯者繼續招搖撞騙,這個產業流毒無窮。

不料這一則短文,卻成為我上臉書以來,按讚、分享數最高的一則。台灣似乎對壞翻譯有一股無處申冤的怨恨。推特上有個推友因此問了個正常人都會問的問題:

為什麼沒有實力的譯者不會被淘汰?

說實在的,這問題是簡單,但卻犀利。在其他行業裡,沒實力的編劇、歌星、設計師、攝影師,早早就會被市場淘汰,為什麼沒實力的譯者卻可以在出版業裡活得好好的?什麼道理呢?原因是這樣的:

首先,譯者有沒有實力,不是普通人用普通方法看得出來的。你拿著已出版的作品為準,如同我前面的按語所說,中間不知經過什麼高手修過了,一點也靠不住。你必須一翻兩瞪眼地親自出題、拿到試譯,才會得到最真實的翻譯實力。

但不幸的是,出版業的編輯臉皮太嫩,腦袋太淺,從來不知道翻譯是可以要求試譯的,他們總以為試譯會不會代表不信任,會不會有冒犯的嫌疑……。當然不會。信任的前提是你知道譯者的實力,如果不知道實力而直接信任,那一點也不是信任而只是盲目無知。

所以試譯不是不信任,試譯正是要建立信任的必要步驟,試譯如果嚴謹,有實力的譯者反而會高興,因為你是一個能夠辨認好手,並為他篩掉不稱職半瓶醋的編輯。

可惜我們的編輯腦袋想不了這麼深,長官交代了合作的譯者,或者不知哪裡有人推薦過來,他就接受了。他從來沒想過不知底細的譯者是要掂掂斤兩的。

等到錯已鑄成,糟糕的稿子交來,他到處哭訴,每天加班,四處找人幫忙挽救。他也從沒想過譯者交稿應該要驗收,驗收不及格應該要退稿。他看到稿子不好只會自己改,改得昏天黑地,還自作虐地到處炫耀自己把稿子改得滿江紅非常辛苦,而爛稿子是不可能改好的,有實力的人改兩段就會翻臉,只剩下自認苦命的人死拖活拖終於修過一遍。一遍根本不夠,一到要找推薦者,內文隨便瞄還是處處問題,這就是稍微負責一點的推薦者會碰到的狀況。

這時候再叫編輯退稿,很多人已經說不出口了,書已經緊鑼密鼓,箭在弦上,通路都報品,行銷活動都安排,公司業績等著你填補,你耗在上面的時間和成本押著你必須往前走。

你越再找人修,押的成本越重,越無法回頭。最後終於迫得白白便宜了譯者。你拿了無數的資源和高手的心血,造就了一本爛譯者的好像譯得不錯的紀錄。

譯者有了這一本,等於翻譯資歷、聲望大升一級。要再淘汰就更難了。

說實話壞翻譯要經過那麼多道程序而能上市,真是不可思議,但現實上你卻總是會看見時不時就有人火力全開地批評,甚至逐字逐句對照,指出誤譯所在。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壞翻譯始終無法絕跡?這未免太糟了。

我覺得我有一點責任,需要把我這十幾年來處理翻譯書的經驗、方法,更面對面地傳遞出來。雖然我寫過多篇相關文章,也出過書,但業界似乎仍有大半編輯不知道這困難是有解的,不需要多偉大的方案,多付出什麼成本,就可以解決。

因此我決定開始辦一系列的免費講座,題目就叫「如何使壞翻譯從台灣消失」。我立志要讓壞翻譯從台灣消失,辦法就是推廣我自己行之有年,證明有效的翻譯工作流程改造方案。

不管是出版社、雜誌社、學術教材、線上群眾外包的翻譯專案,只要你是發稿的編輯,全部都可以適用。保證有效,可行,而且在你的預算內就可執行。第一次講座很高興獲得國家書店贊助場地,五十個座位已經滿額,如果對這個題目有需求,請追蹤我的臉書帳號,我會在上面發布後續各場的講座訊息。

【特別需求】如果你有大台北區二十人以上的免費場地可以提供,請聯絡我,我會直接到你那裡講課。我會一直講這個題目講到沒有人要聽為止。
(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歡迎在臉書追蹤我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ohnKay

octw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