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鳳梨

去年年底,桃園往台北的火車上,我意外的知道了有個出版社打算今年出六本詩集!「勇者」是我的評價。這兩個字包含了堅持這條路的勇氣、面對報表的堅強、一個由衷的敬佩。當時總編與編輯雖然說著很戲謔的自婊著,但兩人的眼神不是害怕,是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氣勢。

二月的一個下午,高雄的天氣晴,三餘書店的2樓,出版社總編再次說著詩集的出版計畫,大膽而有趣。老屋的室內總是有著清透的光輝從窗邊慢慢隱沒空間中,配上好吃的點心,壓力被洗滌一空的幸福很容易升起,但當天下午,我想總編的話超過了那一切。

那個勇敢的出版社是逗點文創,而總編輯,就是「出版界小巨人」的陳夏民

夏民為了六本詩集打造了「科學不能回答的事,都交給詩」系列活動,有每月一次的實體講座與帶狀廣播節目,一路從四月到九月。型式上也不是以往大拜拜型式的新書發表,而是邀請不同的出版人與作者對談,利用不同的主題擴大視野。

「其實我自己也沒有那麼懂詩,所以會更想把這些我自己也很喜歡的好詩,介紹給那些覺得詩很遙遠很艱澀的朋友,因此這次想用生活化的主題來請詩人聊聊他們創作的情感原點,不一定是講詩,而是每個人都能感同身受的主題,讓大家都能感覺到,詩其實離你不遠。」

因為詩離我們不遠,所以這次準備詩展就希望從每一次的活動中抽取出一個意象。決定意象是相對簡單的事,因為每一次「科學不能回答的事,都交給詩」的活動主題或是講座內容通常有些關鍵字,挑出來即可。但分類詩集?這又不是區別階級可以從「一天吃2頓飯,睡7小時」來拉出一條線。只好一本一本詩集翻著,憑著自己的感覺去分類,倒是〈復古〉這類快了很多,因為傳統詩集與型式上仿古的作品就直接歸進。

如果說前幾項是從活動擷取靈感,那復古為什麼特別挑出『永恆的剎那』呢?因為這本不是詩集,而是俳句。

俳句是一種有特定格式的詩歌。俳句的創作必須遵循兩個基本規則:
1. 俳句由五、七、五三行十七個日文字母組成的詩歌。
2. 其中必定要有一個季語。所謂季語是指用以表示春、夏、秋、冬及新年的季節用語。在季語中除「夏季的驟雨」、「雪」等表現氣候的用語外。
3. 要注意押韻。

對我來說只在日本動漫上看過俳句,前幾年也出現在一本小說中,但自己從沒見到專門的中文創作。我想既然都是復古了,就沒必要在拿唐詩做為主打,少見卻有趣的俳句會是更好的選擇。

感謝大家看完以上文字,請右轉生活 不。解。釋。,不管心情好不好,都來讀首詩吧!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