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慶玉

我在結婚之前,在東京的外商廣告公司工作了快十年,對於日本企業文化、工作模式,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很少有不適應的地方。但是嫁給日本人,生了寶寶之後,這才面臨到所謂的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

我先生出生在北海道,大學研究所在京都大學,工作在東京近郊。等於待過日本國土的北邊、西邊、東邊,又娶了國境之南的我,接觸過各地的風土民情,因此我一廂情願地相信,他的觀念應該很正確,想法比較中肯,不會有偏頗。我的婆婆是大學的經濟和家政老師,對育兒教養和保健衛生有專業性的見解和醫療級的標準。在這樣的環境下,我這個做媽媽的,總是叫自己放下心,也不要有太多的意見,盡量遵照「日方作法」。雖然有時會不以為然,但是表面上還是輕描淡寫地(學日本人的)說,「そうですか。這樣呀。」

直到然然哥哥快一歲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讓我震驚不已的事。我去超市買菜,回程經過家附近的公園,竟然看到我兒子坐在「沙堆」裡;歐巴醬在一旁,面露慈祥和藹的微笑看著她的金孫。天啊!那不是海邊沙灘浪漫的白沙,是類似工地那種黑黑的沙。我看了都快昏倒了。一個箭步衝過去,抱起黑頭土臉的然然,快速地拍掉他身上的沙子,用輕功飛奔回家,直達浴室,將他全身從頭到腳沖洗了好幾遍,再用除菌消毒紙巾一直擦,直到確定他的指甲及身上一粒沙都沒有。

我實在是不懂,我婆婆為什麼要讓小寶寶玩沙?因為對於在台灣大都市長大,從小被灌輸不要亂摸東西的我,當時對我來說,沙子等於不乾淨的東西,實在是很難理解。在我那個年代,玩沙只有所謂不乖的孩子才會做的事。

等我先生下班回家,吃飯時,我馬上用近似「告狀」的態度說,「你媽帶小孩去玩沙耶。」頓時,他臉馬上從飯碗抬起來,問說,「有照片嗎?」我心想,什麼?要證據?你不相信我說的?
沒想到,他滿臉笑容的說:「哇!我兒子開始玩沙啦,真是歷史性感動的一刻。」我先生對我解釋說,玩沙對日本小朋友來說,是最稀鬆平常的事了,雖然他可以了解我的心情(他真的了解嗎?)但是沙子真的很好玩,他小時候也常玩到不想回家。

我告狀不成,有點不服氣。那天晚上,我趕緊上網,想要找資料說服他們這一家人:玩沙是不好的事。沒想到,卻看到一堆關於玩沙好處的文章。

教育專家贊成玩沙,觸覺可刺激腦部

北海道教育大學的笠間浩幸教授(Kasama Hiroyuki)在一份幼兒研究報告中指出,玩沙有許多益處。

一、藉由手腳的觸感,直接刺激大腦的發展。
二、發揮想像力和創造性。
三、激發科學性和具體化數學的基本概念。
四、發展語言,像是擬聲擬態語。
五、建立人際關係和社會性。

手被認定為是第二大腦,用手實際地感受沙子的溫度變化,像是夏天時溫熱,冬天時冰冷,天氣晴朗的疏鬆,或是下過雨後的濕潤;不同的觸覺經驗,可以刺激腦部的發達。
笠間教授後來還出了一本書《砂場と子ども(沙堆和小孩)》,倡導玩沙對教育孩子的好處。

我自己對觸覺這部分特別感興趣,想起美學大師蔣勳提到,我們應該多給孩子一些觸覺的經驗和回憶。其實,在人的身體裡,觸覺曾經是最強烈的渴望,但是台灣人因為儒家傳統禮教的影響,觸覺是被壓抑,甚至是禁忌的。我想起某個夏天的傍晚在夕陽餘暉中,脫掉鞋子、赤腳踩在高美濕地上,那種柔軟的感動,的確是其他感官經驗無法替代,令人難忘的。

各國小朋友天生愛玩沙

後來,我們也正式加入了「玩沙一族」。其實,不只是在日本,美國和德國都盛行玩沙;我德國的朋友說,在德國沙堆比便利店還多。我也注意到日本各地的幼稚園、小學和公園,一定都會有一個沙堆坑,裡面總是有幾個流連忘返的小朋友。我家兩兄弟看到就好像被磁鐵吸過去般,然然哥哥拿個小樹枝,專心的堆沙堡、蓋水庫。悅生寶寶用小小鏟子堆小山,或是挖個洞把一片葉子藏進去,還跟我說等隔天要再來看有沒有被挖走。有時兩兄弟合作搓搓丸子,煮一盤「沙沙套餐」和一杯「珍珠奶茶」要請我。

雖然兩兄弟臉上手上全黑黑的,但是那滿足的笑容,一點都不輸高級進口玩具帶來的喜悅。我常常覺得孩子們的玩具真的不需要買太多,因為一下子就又想要新的。悅然和悅生唯一不會膩的只有玩沙。而且,專注力集中,玩一個小時都不會膩,拖也拖不走。我有時在一旁滑手機,滑到都不知道要看什麼時,然然哥哥和悅生寶寶還在做台北一○一大戰東京晴空塔,比一比哪個比較高。後來我已經不再排斥讓孩子玩沙,煩惱的是,等會兒該如何成功說服兩兄弟回家。

台灣的玩沙風

台灣最近這幾年也漸漸開始玩沙的風氣。悅生的幼稚園資深老師跟我說,玩沙真的有助於孩子的肢體觸覺感知,過程中可增進人際間的社會性互動,小朋友會學習和別人分享、輪流,有助於語言的表達能力。道禾幼稚園堅持讓小朋友兩周一次玩沙,會事先得到家長同意,穿沒有口袋的衣服,盡情的玩,髒了也沒關係。

台灣幼稚園老師的說法也和北海道教育大學的研究不謀而合,再次讓我肯定了玩沙這件事,對幼兒發展的指標性意義。近年回台灣,我發現除了學校,許多地方也增加了不少區域可讓孩子玩沙,比如台中的草悟綠園道和一些親子餐廳。我小學同學會有一次在親子咖啡廳,庭園有一個白沙堆,我們大人在裡面喝咖啡,已經聊了二十多年的是非往事,小朋友們在外面玩沙,玩了好幾個小時都還不厭倦。

玩沙注意事項

小朋友雖然很喜歡玩沙,不過日本學校的老師說,管理沙堆其實很麻煩,除了要定期消毒清理換沙,還要注意有沒有小貓咪的尿尿,或是會割傷小朋友的東西。基本上,日本人都很有公德心,才能讓所有的小朋友玩得開心安心。最重要的是,玩完之後,一定要洗手跟漱口。把每根手指頭洗得乾乾淨淨的,檢查指甲內有沒有黑漬或細沙。

然然哥哥和悅生寶寶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和漱口。日本各級學校,尤其是幼稚園和小學,都非常注重宣導漱口。二○○五年京都大學的一份醫學論文中證實,正確的漱口可以積極有效地防止細菌病從口入,減少40%的感冒發生率。所以只要玩沙之後記得洗手漱口,就可以無後顧之憂了。

玩沙不僅小孩子開心,有時候我童心未泯一起玩,真的還滿好玩。我坐在北海道初秋的公園沙堆旁,抓一把沙,輕輕的從手掌往下滑,那溫熱的觸感,的確有些妙不可言。我不僅想到,這些沙是從哪兒來的,腦中浮現了熟悉的台灣民歌,「拾起一把海裡來的沙,就是擁有海裡來的偶然,……你是否願意當那海裡來的沙?隨著潮來潮往遇上了我。」

※ 本文摘錄自《日式教養不一樣》〈第三章〉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