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郭漢辰、翁禎霞

受難者:詹登貴
訪談對象:詹登貴之子,詹正義
訪談時間:2014年3月9日
訪談地點:獅子鄉自宅

詹登貴小檔案
1947年 出生於屏東縣獅子鄉排灣族聚落
1974年 捲入山地獨立運動組織運動,被判刑五年
2006年 出獄後鬱鬱寡歡而辭世

1950至1970年期間,一股肅殺之氣撲向島嶼的四面八方。連原本在山林裡的原住民,都無可奈何地成為事件裡的主角。這次,我們彷彿聽到山神的指引,前去遙遠的原住民聚落,聆聽歲月疾駛而過時,所留下的悲傷過往。

撿拾父親的往事及骨駭

當年被捲入原住民獨立運動的詹登貴,兒子詹正義的家在南世村裡,我們在一個又一個轉彎的山林小巷裡尋找,直到碰到詹正義的好友,他剛好騎著機車要回家,他看到我們就阿莎力地說,「來,我帶你們去!」原來他下山要買些啤酒,準備到山上幫忙整理詹正義父親的墳地。

他的機車在窄小的街巷裡,又轉了一個大轉彎,並且在一排房子前停了下來。「這裡就是詹正義的家!他應該馬上就回來了。」然後,他的機車消失在遠處道路上。等了一會兒,一個壯碩的漢子騎機車從遠處疾駛而來,他的左手看似受過重傷,手腕以下被切除。他就是詹登貴之子詹正義。

手提箱裡的祕密

詹正義走進了房子,不一會兒功夫,他拎了一只沉甸甸的皮箱,率性地把它放在桌上。皮箱裡塞滿了父親詹登貴的照片、信封和文件,一個人的一生,就這樣不見天日地隱藏在箱子多年,它應該是很想念外面暖和的陽光吧!

詹正義以平緩的語調,與陳舊的行李箱一同靜靜地訴說父親的故事。

國民政府來臺,詹登貴家族受到政府大力栽培。哥哥詹順和從高雄醫學院山地班畢業,接著在春日衛生所工作,是當地十分受到各界敬重的醫師。詹登貴則一路在軍中發展,最後官拜陸軍少尉輔導長,原本兩兄弟的前景十分看好。

沒有人想到,命運卻在1970年代,開始無情地擺弄詹家兄弟。詹登貴因為身體狀況不佳,經過幾番爭取,他獲准停役返鄉。由於他早在高中時就已加入國民黨,算是資深黨員,他從軍中退下來後,黨部伸出援手協助,讓他順利回到故鄉,擔任村幹事一職。

然而,一件遠在花蓮的山地獨立運動組織案,卻將詹登貴牽扯了進去。

那時花蓮原住民呂文華、呂文成兄弟等人,被政府指控密謀成立山地獨立運動組織,打算建立山地獨立政府。而詹登貴在軍中服役時,剛好認識這些人,因而掉入那無可脫逃的命運漩渦。

1974年12月16日,27歲的詹登貴被逮捕時,兒子詹正義才剛出生哇哇墜地。這個小男孩的誕生,並沒有為這個家族帶來太大的喜悅,因為詹登貴捲入敏感的原住民獨立運動事件。

詹登貴的太太受到如此沉重打擊,從此離開詹家不再回頭。阿嬤只好帶著剛出生的詹正義,從老家內獅村搬到了現今的南世村。最令詹登貴難過的是,大哥詹順和因為萬分擔心他的事,一病不起,最後離開人世,如此家庭及個人人生的雙重打擊,讓他萬念俱灰。

藏隱在山林裡的悲痛

詹正義回憶,出獄後的父親,早已喪失鬥志,整個人自暴自棄。除了去田園裡打工耕種之外,就是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獨自凝望澄藍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或許美好的過往只能回憶,無法再回到現實裡。

父親的手提箱,正是詹正義回憶父親的重要儀式。
有一天,他會把手提箱交給女兒,希望女兒有朝一日,也能傳給她的下一代……

※ 本文摘錄自《父親的手提箱:白色歲月裡的生命故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