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田安琪

在你心中有一座山丘上的城堡,它是你鍾愛的國度,為了攻城掠地,或為固守家園,你揭竿奮戰,想以刀劍撐起那壯麗城池。
未料每一把向外攻守的刀劍,都指向綁縛繃帶的傷痕,是他人的,也是你的,越是勇猛揮斬,越是痛楚陣陣。
以戰爭取得的,不會長久。世間沒有一個為了和平的戰爭能夠真正達成目的。
戰勝自己,勝過於戰勝別人。
──老子

記憶中,以前在和伴侶相處時,總是過於認真地想解決問題:「這件事情苗頭不對,再繼續下去是不行的……一定要立馬溝通清楚,好好除掉這個問題。堅壁清野,以防後患。」看似是寄望在溝通之後便可以「調整」完畢,實則是心中無法容得下問題存在,害怕這些問題日後會無限上綱地發酵。

再看仔細點兒,才發現在那些年歲中,「未來」是可怕的東西,想像中的未來必定是很容易失去掌控的,因此,除掉了現在的問題,未來才能好好相處,彷彿無瑕的關係也才能長長久久。但真的是如此嗎?

但反而,我們在積極「讓關係無瑕」的工程中,犧牲了情分,也扼殺了關係的壽命。

關係豈是「解決對方問題」的過程,它其實應該是「擴展自己」的旅程,除非擴展到能夠讓對方住進自己心量之中,否則兩個人勢必會繼續磨合……不是繼續爭吵,就是放棄地形同陌路。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忍受伴侶帶著「調整對方」的心態前來溝通?這樣的溝通動機很少不會因此爭吵的,而吵架時,不是自我防衛便是攻擊彼此,但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原因都一樣──自己受傷了。

無論看起來再怎麼像是對方的不可理喻,任何時候,只要是覺得對方錯了,那麼便表示自己受傷了。並且,在對方不可理喻之前,這個傷便存在了,那是更早於原生家庭所帶來的傷,是多生累世、亙古以來的傷。但我們還來不及認清這個事實、來不及承認自己受傷之前,小我便發動攻擊了,結果必然是兩敗俱傷。不論是理性地「調整對方」,還是情緒爆發大吵特吵地指責辱罵,最終其實是兩個受傷的小孩之間,正在比較誰的傷害比較大,正在為了捍衛自己的傷口而炮火向外。

但其實受傷的原因從來都還是來自於自身,和對方沒有關係。

要知道自己的要害在哪裡、最沉重的課題在哪裡,觀察自己在親密關係中最常受傷的地方,便八九不離十了。

雖說我們在伴侶間所感受到的矛盾都只和自己有關係,但並不是說自己悶起來檢討反省、靈修療癒就好,當然還要在實像世界有所行動。譬如,當我們在關係中改變了「反應模式」,不但自己的能量狀態會產生質變,雙方的能量交匯也將徹底轉化。

那個模式的改變,是把焦點從「指責對方」轉成「描述自己」。

以往我們說:「你為什麼每次都如何如何?」「你可不可以不要如何如何?」矛頭指向對方,語言的焦點總放在別人身上。現在你可以說:「我感覺到很受傷,我也不希望這樣,能不能讓我們想個辦法,我希望你也能幫幫我。」

我有位學生曾經是成功的職業婦女,婚後便心甘情願地辭掉工作成為專職的人妻了。一開始,她平日的生活所需都支用過去的存款,也不以為意;日子久了,後來懷孕生子,開始得向老公伸手要錢。這過程裡得要面對自己許多的內在暗影,一來是「金錢並不高尚」的信念,二來是自己「不配得」的信念。一次,她發現老公前一個月的生活費尚未匯入自己的戶頭,內心焦慮輾轉了許久,便鼓起勇氣去向老公表達這件事。起初老公一口咬定早已匯款,學生也不好持續爭執,但內心的受害者戲碼已然開始上演,好在折騰了一陣子之後,老公主動給了一筆錢。

其實說到底,這個事件的主題並非「金錢」,而是「愛」。

學生的表達可以是:「我不是在乎那些錢,是在乎你的關心,每次發現自己得向你要錢的時候,我都有受傷和羞愧的感覺。」

奇蹟課程中提到:「所有的攻擊,都在呼求愛。」

如果看穿了那些別人的攻擊與自己的反擊,都是在呼求對方的愛,那麼我們何不停止攻擊,直接表達那個「我們需要的愛」呢!

※ 本文摘錄自《天界的52則聖諭:52個自我覺察的練習,讓你回到內在和平》第3章〈戰爭〉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