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神的死去對於德姆之喉的居民生活並沒有太大影響。事實上,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他們的神明已經被殺了。

知道的人倒是趁虛而入。

「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威利斯站在臨時用兩輛板車搭建起來的講台上說道,身旁站著個戴銳──一種略具人形的壯碩生物。戴銳有很多種,這一個有著深紫色的皮膚,以及跟樹幹一樣粗壯的手臂。

「你們一直以來都繳稅給我,我也一直把你們的稅金上繳。」威利斯對聚集起來的人群說:「現在我會直接收取你們的稅金,成為你們的領主。對你們來說,有一個當地的領袖是件好事。」

「神王呢?」緊張的眾人之一大聲問道。好幾個世紀以來,德姆之喉的狀況一直沒有改變,為了達到徵稅標準,居民鎮日拚死拚活地工作,同時把所擁有的一切幾乎全交給稅收官。

「神王並未反對這個安排。」威利斯說。

群眾裡有些人不滿地嘟囔,但是他們還能怎麼辦?

威利斯擁有戴銳跟士兵,據說他還有神王的祝福。

一名陌生人走到群眾邊緣。空氣很潮溼,聞起來有種礦石的氣味,德姆之喉建造在一個巨大的山洞裡,前方有個一百呎左右、像是咧嘴笑般的大開口,山洞頂上掛滿數千枚石筍,許多根粗到連三個男人合抱也抱不攏。

可是,大多巨大的石柱如今只剩下被砍剩的底座,洞穴頂上垂掛著上百條粗長的鐵鍊,一端拴死在岩石上,鎮上的男人每天都要順著鐵鍊爬上去,為神王挖掘珍貴金屬。

鎮裡的建築物每個月都會變換不同位置,避開有人工作的鐵鍊之處。即使如此,無論男女老幼,多數人還是都習慣戴上頭盔,以保護頭部不受到偶爾掉下來的碎石攻擊。

「為什麼是現在?我們以前都能自己挑選領袖,為什麼現在我們必須要有個領主?」一名比較勇敢的男人大喊問道。

「神王不需要向你們解釋原因!」威利斯大吼。他沒有戴頭盔,而是戴著公民帽跟穿著一套紫綠相間的絲絨華服。

鎮民安靜下來。違抗神王的旨意只能一死,大多數人甚至不敢多問。

陌生人繞著聚集的眾人外圍走,穿過用粗鐵環組成的垂鍊。有些人偷偷瞧他,想要一窺隱藏在兜帽下的臉孔。大多數人沒多理會他,認為他只是跟威利斯一同前來的人之一。他們把路讓開,讓他直直走向眾人的中心,威利斯還站在那裡繼續解釋他的新統治規則。

陌生人沒有推也沒有擠,人群沒有密集到需要他這麼做。他經過其中一條粗鐵鍊,停下腳步,伸出手撫摸著它。

那條鐵鍊中纏著藍色的緞帶,是上星期舉行慶典時留下來的。如今已經枯萎的花瓣仍然卡在一些縫隙跟角落裡,有些建築物甚至重新粉刷過,這一切都是為了每二十年才舉行一次的獻祭宴。

「所以,當然,我的權威不容質疑。」威利斯說道,並指向群眾最前面問問題的人。「你同意吧?」

「是……是的,大人。」男人縮肩回答。

「很好。來人,打他一頓之後,各就各位開始一天的工作吧。」

「可是,大人!我⋯⋯」那人又回話。

「還爭辯。」威利斯俐落地一揮手。「你要付出代價,才會清楚記住你屬於誰。」

戴銳開始朝鎮民走去,那些不像人的怪物有不同的皮膚、形狀、顏色,有些有爪子,有些有燃燒的雙眼。牠們在人群中推擠,把年輕女孩從家人身邊拉走,包括剛才開口說話的男人的女兒。

「不要!」男人想把戴銳推開。「拜託你們,不要啊!」一個跟狼一樣頎長壯碩的戴銳上前,牠的皮膚上有堅硬的突起,臉部看起來像是受了燙傷般而發出嘶聲,然後舉起劍,朝那個人揮下。

噹的一聲響徹洞穴。

陌生人站在那裡,手伸得長長的,舉劍擋下了戴銳的攻擊。

鎮民、戴銳、威利斯彷彿都是第一次注意到陌生人的存在。周圍的人群立刻以他為中心,退成一個圈。

這時,他們看到了那把劍。

那把劍。兩側修長光滑,中間很明顯有三個孔⋯⋯那是這塊大陸上每個小孩都必須學著認識的標誌。力量、權威、統治的標誌。

神王的武器。

那隻戴銳驚訝到呆站在那裡,等著陌生人一揮武器,從喉嚨刺穿了牠。陌生人眨眼間又抽出劍,向前猛撲,披風在他身後飛起,他抓住其中一條鐵鍊,熟練地盪起,盪向兩隻正將一名年輕女子拖向講台的戴銳。

那兩隻戴銳毫無反抗能力地倒下。牠們不是神王的守衛,只是普通的打手。陌生人放任牠們被自己湧出的鮮血嗆死。

威利斯開始大喊,想招來他的士兵,罵聲震天,詞出不窮,不斷指著陌生人叫嚷。然後,他突然安靜下來,連忙往後退,眼見陌生人已抓起一條鐵鍊,往前一衝一盪,重重落在板車上。紫色皮膚的戴銳拿著鈍頭的狼牙棒朝陌生人揮去,但是神王的武器──著名的無盡之劍──在空中迅速一閃而過。

戴銳迷惘地看著被削斷的狼牙棒,棒頭悶聲落在板車上。片刻後,戴銳的屍體隨之落下。

威利斯想要從板車上跳逃,但是車身一震便讓他跪倒。他站起來時,發現劍尖已經抵在他的脖子上。

「叫他們退後。」陌生人輕柔地說。

「戴銳們!釋放所有人,往後退!往後退!」威利斯大喊。

陌生人的兜帽掉了下來,露出一頂遮住整張臉的銀色頭盔。他等怪物們退到縮成一團的鎮民外圍,然後舉起上面沾著死去怪物鮮血的利劍,指向通往城鎮之外的大開口。「出去。永遠不要回來。」

威利斯慌忙地照辦,從板車往下跳的時候整個人重重摔在地上,但立刻便全速跳起、衝出洞穴,戴銳們包圍著他一起奔逃。

洞穴陷入沉默。陌生人終於抬起手,拿下頭上的頭盔,露出滿頭大汗的褐金色頭髮,與一張年輕的臉龐。

賽瑞斯。祭禮。被送去等死的男人。

「我回來了。」他告訴所有人。

◎本文摘自奇幻基地出版布蘭登・山德森最新作品《無盡之劍》

《無盡之劍》限時優惠活動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Hartwig HKD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