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楊照

張儀、蘇秦是「縱橫家」的代表,也是《戰國策》記錄的核心主角。《戰國策.楚策》中有好幾篇和張儀有關的文章。

其中一篇是〈張儀之楚貧〉。「張儀之楚,貧,舍人怒而歸。張儀曰:『子必以衣冠之弊,故欲歸,子待我為子見楚王。』⋯⋯」張儀到了楚國,一時沒有什麼發展,跟隨他的人受不了了,想要離開。張儀就對他說:「你一定是因為衣服帽子破了壞了卻沒辦法換,窮得受不了要離開,別急,你等我,我這就為了你去見楚王。」

這件事應該是發生在張儀入秦之前,張儀最早在魏國發展,後來被公孫衍排擠,魏惠王不用他,他就離開魏到了楚。不過,前面提醒過,《戰國策》所記,不見得都是史實,我們無法、也不必細究這件事發生的年代。

「當是之時,南后、鄭袖貴於楚。張子見楚王,楚王不說。張子曰:『王無所用臣,臣請北見晉君。』楚王曰:『諾。』張子曰:『王無求於晉國乎?』王曰:『黃金、珠璣、犀象出於楚,寡人無求於晉國。』張子曰:『王徒不好色耳!』王曰:『何也?』張子曰:『比鄭、周之女,粉白墨黑,立於衢閭,非知而見之者,以為神。』楚王曰:『楚,僻陋之國也,未嘗見中國之女如此其美也。寡人獨何為不好色也?』乃資之以珠玉。⋯⋯」

先說一項重要背景,當時在楚王宮中,南后和鄭袖最是受寵。張儀見了楚王,展開了一段極為有趣的對話。張儀入見,楚王沒給他好臉色,不覺得他有什麼用,對於他來感到不耐煩。張儀說:「顯然大王沒有用到我的地方,我是來向大王道別的,我這就出發去三晉地區拜訪那裡的其他君王了。」

楚王馬上說:「好啊,你去吧!」

張儀問:「有需要我到三晉地區替大王張羅什麼東西嗎?」

楚王說:「不需要,那裡能有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最寶貴的黃金、珠玉、犀角、象牙,都是我們楚地生產的,我什麼都不需要。」

張儀裝出驚嘆的口氣說:「哇,原來大王不好美色,真是稀奇啊!」

楚王的好奇心被逗弄起來了,問:「這什麼意思?」

張儀說:「三晉地區最有名的,是美女。原來的鄭國和王畿地區的女人,化了妝,站在街市上,如果不是本來就知道、就見過的,乍看之下,都會誤以為是神仙下凡了,完全不像是人間會有的女子。」

楚王心動了:「唉,楚國地處偏僻,還真沒見過中原地帶那麼美的美女,我怎麼可能不好美色呢?」於是就給張儀資財,讓他去三晉地區找美女。

「南后、鄭袖聞之,大恐,令人謂張子曰:『妾聞將軍之晉國,偶有金千斤,進之左右,以供芻秣。』鄭袖亦以金五百斤。⋯⋯」消息傳到南后、鄭袖耳中,這不得了了,如果張儀真的找來三晉的美女,兩人既有的地位就不保了。於是南后派人去跟張儀說:「聽說將軍要去晉國,我手上剛好有金千斤,送給將軍當作路上盤纏。」鄭袖也送了金五百斤。

「張子辭楚王曰:『天下關閉不通,未知見日也,願王賜之觴。』王曰:『諾。』乃觴之。張子中飲,再拜而請曰:『非有他人於此也,願王召所便習而觴之。』王曰︰『諾。』乃召南后、鄭袖而觴之。⋯⋯」

張儀收了南后、鄭袖的黃金,要如何處理?他去向楚王告別,說:「現在道路上處處關卡,通行不易,這一去不知要多久才能回來和大王見面,希望大王能賜我飲酒而別。」楚王答應了,擺出酒來。張儀喝得半醉,藉著酒意對楚王一拜再拜提出不情之請:「這裡沒有別人,希望大王能將平日親幸的人找來,陪我喝一杯。」楚王大概也頗有酒意了,一口答應,真的就將自己最喜愛的南后、鄭袖找來跟張儀喝酒。

這裡顯然有男人間的不言默契。張儀要到北方去幫楚王找美女,先看看楚王目前寵幸的是什麼樣的樣貌。

「張子再拜而請曰:『儀有死罪於大王!』王曰:『何也?』曰:『儀行天下徧矣,未嘗見如此其美也。而儀言得美人,是欺王也。』王曰:『子釋之,吾固以為天下莫若是兩人也。』」

見到了南后、鄭袖,張儀又對楚王一拜再拜,說:「抱歉,我對大王犯下了嚴重的死罪!」楚王當然莫名其妙:「怎麼回事?」張儀說:「天下我幾乎都走遍了,卻從來沒有見過像眼前兩位這麼美的。我竟然還承諾要去幫大王找美女,我騙了大王,我根本不可能找到比這兩位更美的。」楚王聽了,非但不生氣,還很高興,說:「你不用道歉,我本來就覺得全天下沒有比這兩人更美的了。」

很有趣的小故事,用這種方式,張儀先從楚王那裡拿了錢,又從南后、鄭袖那裏得了更豐厚的賄賂,最後還讓自己從一個不受重視的遊士,轉身變成了可以和楚王私下喝酒講悄悄話的近臣。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超越國界與階級的計謀全書:戰國策》

1月21日(三),《超越國界與階級的計謀全書:戰國策》一日特惠149元!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ergeant killjoy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