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蘇偉馨

從事教育許多年了,看見許多對孩子教育求好心切的父母,看見許多母親的壓力,也看見了許多父母親為了孩子而努力改變。坊間教養的書籍多如牛毛,許多新手媽媽奉為圭臬的貫徹執行。許多媒體節目也討論著教養議題,國際書展的會場裡,總是屬於孩子的攤位最熱鬧。

現代教養,有人延續著家庭傳統的觀念,有人力求追上時代的腳步,隨著孩子逐漸地長大,面臨著不同的問題,而教養的方式,總是眾說紛紜。有人相信專家學者所說,也有人求神問卜。在資訊發達的現在,「母愛是天性」似乎已經被遺忘了。

昨天帶學校的小小孩去市場,孩子看到魚販前的水盆裡,鯽魚游來游去,小孩開心大聲地喊著:「魚耶!」我問他們想要嗎?小孩開心的點著頭,我讓他們一人提著一條魚回到學校魚池裡放養。在回程的路上,我和老師們分享著買魚的原因。

我小時候跟媽媽去菜市場,總會停在賣小雞或魚販的攤位前,直愣愣的盯著看,在那時候,生活條件並不寬裕的情況下,我的媽媽還是會滿足我的想要,讓我提著一條活生生的吳郭魚回家。回家後,媽媽會在浴室裡放一大缸的水,讓吳郭魚優遊自在地游著,直到吳郭魚斷了氣浮在水面上。我長大後回想起這件事情時,很感謝母親從來沒有因為晚餐時間的逼近而提早殺了活生生的魚,這是我學習尊重生命的第一堂課。

母親對我的教育思想有著很深的影響。無論是對孩子的寬容、方式、或觀念等。我記得以前媽媽在準備晚餐時,如果有長長的菜豆,她會讓我們幫忙將菜豆折成一節一節的。在折斷的時候,中間的豆子會掉出來,母親就會在祖先牌位前的香爐裡抽出幾根香柱,讓我們把豆子穿在香柱上。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期待菜豆炒好上桌的心情。

以學術觀點來分析,在這樣的過程裡,孩提時的我學會了分辨大小(因為想串起大顆的豆子),訓練了小肌肉的發展和數量的概念。另外,也教育了我們樂於分擔家事,學習互助合作與分享。但當這一切在生活中會自然發生的事情變成了硬邦邦繞口的理論時,快樂的自然學習也變成了無趣味的訓練課程。

我的小時候,以現代學術觀點看來,可能是亞斯伯格症,那時候我最好的朋友是小狗。常常,我都蹲坐在狗屋裡,和我的小狗兒在一起,安靜地觀察著外面的世界。每當大家找不到我的時候,大姐就會來到狗屋前喊著我的名字,我還記得大姐倒過來的大臉出現在狗屋前滑稽的樣子,頭髮也全部都顛倒。我安靜的看著,看著小小的世界裡所有的一切,腦袋裡記錄著一切。

我無法理解二、四、六、八、十的關聯性,即便老師張牙舞爪的在我面前吼著。我不知道五線譜上的音符有什麼意義;我不知道時鐘上的時針一點和分針五分的差別;我也無法理解為什麼老師總要扯著嗓門喊我的名字。老師教大家用肥皂雕刻的時候,我的肥皂已經成了切工仔細的皂絲;老師說上鐘聲響了,要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我卻無法離開新發現的小水池,因為水池裡面有大肚魚和蝌蚪。

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明白,當初母親對我的教養。她是如何在負擔五個孩子的家庭生活忙碌中,還能對我保有最大的寬容、理解和耐心,願意買小雞給我養、願意照顧我不定時撿回家的小貓、小狗,還有那一身永遠骯髒的衣服。

我小時候的學習歷程,辛苦是必然的!被處罰也成了家常便飯。當我的生命自然的走上教育一途時,我以驚人的記憶力回想著父母對我的教育方式,並想著老師們對我無法諒解的事情。在學習的過程裡,所有的觀察,所有腦袋裡的紀錄,成了現在教育思想的根源。

現在,我可以理解孩子為什麼不喜歡上課;我能破解孩子的迷惑。我可以體會父母教養兒女時的心情;我能幫助父母找到家庭問題的根源所在。我知道老師教學時可能遇到的困難;我明白教育的目的為何。而我所擁有的這一切,取之於一路走來所有的人、事、物。期待自己用最淺顯易懂的文字,將歲月累積而來的經歷和思想,分享給所有的人、用真實的故事凸顯現代教育的迷思和謬誤。當一切回歸到教育本位時,我們的下一代,才能擁有更健全的教育。

Photo from Flickr by Nathan Rupert

※ 本文摘錄自《不會游泳的魚:慢學成功教育家教你如何讓孩子的天賦自由》〈作者自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