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Photo from Flickr by Adrian Senn

文/馬歇爾.羅比森

詞彙是一切的起源。亞當賜予生物詞彙和名字時,也就開始了所有的一切。那些他捕捉到的、害怕的、躲避的,那些讓他又尊敬又驚訝地去觀察、注視、觸摸、偷聽的事物詞彙,是一切的起源。人類藉由名字和手勢指稱生氣蓬勃的大自然。除了伊甸園裡的生物,還有什麼能夠激起我們描述的慾望呢?是天空中的小鳥、大海裡的魚群,大地上的家畜和所有爬蟲。和大自然斷絕關係將使我們變得貧乏無味。

創造物最初的名稱無非是源自於大自然的聲響、水聲和風聲,其他生物的名字亦是源自於它們自己的聲音。有一種動物不需要字典也能猜到牠是什麼,牠在希伯來文裡的名字叫 Tselatzal,阿拉伯文裡叫牠 Sarsur,而德文也是借用牠的叫聲取名 Grille,牠就是蟋蟀。

一位英國鳥類學家記載:兼嘴垂耳鴉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在森林裡呼喊「Who are you」(你是誰),他還嘗試將鳥叫聲用音符記錄下來。後來大概還有幾個毛利人知道如何精準地模仿它的叫聲,使兼嘴垂耳鴉感到困惑而好奇地飛來──然後就被獵殺了。毛利人用這種模擬的叫聲稱呼兼嘴垂耳鴉,這個稱呼和牠的叫聲很相像,叫作「Huia」,這一個牠自己教會人類說的名稱,留存在人類的語言中,同時也是牠唯一保存下來的叫聲。我曾經看過死後被拔毛染色,然後陳列於柏林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兼嘴垂耳鴉,並且試圖想像牠的叫聲。

地球上其他生物的名字不僅只是我們對它最初的稱呼,它們最初的名字是它們最原始的聲音,也是人類語言的根源。第一個詞彙、第一個發音都是動物教會我們的。也許就像模仿熊在岩石上留下抓痕,我們也想用聲音的形式來稱呼一種生物,模仿其他生物的聲音。就像是大自然的每一幅景象都有一個摹本,所有故事都是抄襲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情。

※ 本文摘錄自《從世界變得寂靜開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