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休豪伊

人類總是不斷往新的疆界推進。凝望著遠方,我們想著地平線的另一端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我們探索著。

隨著我們所居住的世界經緯已然確定,許多人轉而抬頭凝望著天際,想著點點繁星上面有些什麼。在我寫這篇序文的同時,科學家應該也正在為太陽系外數十個如地球般的行星命名、造冊。天際之外,肯定有與我們相像的世界存在著,肯定有人想方設法試圖找到它們。

《異星記》時我反覆思索著,這大抵可以怎麼處理,還有一旦我們真的著手嘗試去做,一切可以錯得多麼離譜。我們醉心聽著對未知世界探索的傳奇與故事,然而最吸引我們的,是那些出錯的長征與探險故事。就像薛克頓爵士(Sir Ernest Shackleton,1874∼1922年)企圖長征南極或是極地探險名片「叛艦喋血記」(Mutiny of the Bounty)。

我之所以開始寫作是基於對旅行的熱愛。年輕的時候沒有能力訂機票飛往自己嚮往的目的地,我轉而投身小說之中,閱讀字裡行間的遠方以及異國文化。這就是我看待世界的方式,現在、過去與未來。從沒想過,當年對閱讀的熱愛竟會轉化成對寫作的熱愛,而寫作則帶著我環遊了世界。

去年,很榮幸地能受邀參加台北的國際書展,與熱情的台灣讀者見面。我的小說《羊毛記》榮登台灣暢銷書排行榜,且持續超過一年的時間,連我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飛過半個地球,看到台灣令我驚奇連連,獨一無二的文化風情、人物、景點以及食物,這真的是我寫作生涯的高峰。不光光是我的寫作讓這一切變得可能,而是我藉由閱讀書中字裡行間,穿梭遠方與異國文化的熱愛促成了這一切。

我希望你們全都享受著自己當下的旅程,更希望很快可以再與你們見面。

本文為《異星記》台灣版獨家作者序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oyan Brenn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