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鳳梨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NIAID

西非一般是指稱非洲大陸南北分界線和向西凸起部分的大片地區,就資源來說,這裡含有豐富的礦產資源,黃金、鑽石最為知名,李奧納多皮卡丘《血鑽石》背景就在西非的獅子山。最近讓西非大出風頭的,是兩項令人聞之喪膽的團體(?),一是博科聖地(People Committed to the Propagation of the Prophet’s Teachings and Jihad),另一是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

博科聖地在許多報導中都將之比喻為西非的伊斯蘭國(ISIS),他們佔據了西非相當大一片土地,主要根據地位在奈及利亞。因為當地政治角力的複雜,導致博科聖地雖然行為類似伊斯蘭國,但各國合作對抗的態勢一直無法提升,加上世界的新聞主力都在中東,博科聖地更像一種無聲的恐懼。

如果說博科聖地這個團體是可被控制卻刻意不控制,那麼伊波拉病毒就是希望控制,卻無法控制的例子。

這個病毒在1976年第一次現身,一現身就帶出了兩兄弟,分別是蘇丹病毒與伊波拉病毒,當時一共帶走431條人命。接著這個病毒時而消失時而在奇妙的國度出現,現今伊波拉病毒屬一共有五種病毒,除了上述兩種,還有本迪布焦病毒、雷斯頓病毒、塔伊森林病毒。

2014年,幾內亞發現確定病例,接著8月已經蔓延至奈及利亞與塞內加爾,然後8月底賴比瑞亞首都也淪陷。這次傳染事件到了2015年已經造成9,652宗致死案例。雖然從正面的角度來說,這是伊波拉病毒屬歷次大規模傳染中致死率偏低的一次,但極其窘迫的,39年過去,我們依然沒有足夠的證據說出它們到底從哪來,寄宿在什麼生物上。

《致命伊波拉》中深刻的描述了全球傳染病學者對於這個病毒的束手無策,而阻礙大家進一步研究的主因來自於超高的死亡率。伊波拉病毒就像一個優異的游擊隊,它們不常出擊,但每次出擊都快速而有效,加上發生地多在偏遠森林中,當醫生學者到達現場,一切早歸於平靜,什麼證據都沒有留下,只有空寂迴盪在風中。

或許是黑色幽默,伊波拉在西非如此橫行,奈及利亞遭受的影響相較鄰國輕微許多,這是因為整體教育的普及,給予當局在控制疫情上可以有效進行防範,鄰近的國家都因為對政府能力的不信任,讓疫情不斷在失控邊緣打轉;面對博科聖地,情況卻恰恰相反了,奈及利亞不願其他國家插手,其他西非國家則組成聯合軍阻止其擴張,結果是奈及利亞非佔領區的人民開始質疑政府解決問題的決心。

所以,當任何問題開始大規模的爆發,就不只是「閃開,讓專業的來」就可以解決的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