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捷爾德‧蓋格瑞澤(Gerd Gigerenzer) 譯/廖育琳、陳雅莉、陳松筠

從一九六○年代起,英國每隔幾年就會有新聞報導,服用避孕藥會引起血栓,而且在下肢或肺部的栓塞甚至會導致死亡。英國藥物安全協會一九九九年某次發布的聲明稿,更是造成了史無前例的大恐慌:第三代口服避孕藥造成血栓致死的風險是過去的兩倍,也就是血栓風險提高了百分之百!這數字夠明確了吧?因此英國藥物安全協會將這份聲明稿廣發給十九萬名醫師、藥師以及公衛專家,同時緊急發布給各家媒體。全國上下都緊張了起來,許多婦女因為擔心副作用而自行停藥,很多人因此不小心懷孕、也造成之後墮胎的比例上升。

但是,風險提高了百分之百,到底算是多大的風險呢?這項研究指出,每七千名服用第二代避孕藥的婦女,約有一位會出現血栓的副作用。而在七千名服用第三代避孕藥的婦女當中,約有兩位發生血栓。也就是說,第三代口服避孕藥造成血栓的「絕對風險」只增加七千分之一;但是它的「相對風險」比前一代避孕藥增加了百分之百。

你會發現,「相對風險」增加了百分之百聽起來當然非常駭人,但是如果藥物安全協會和媒體也同時告訴大家,第三代避孕藥的「絕對風險」其實不高,婦女們應該就不會因為害怕副作用而自行停藥了。而且很多人對這麼一點風險,可能根本就不會在意。

這一次的恐慌,造成隔年約有一萬三千位英格蘭和威爾斯地區的婦女墮胎,而且這次事件的後遺症還持續了好幾年。在那之前,英國的墮胎率每年都在大幅下降。但是在這次避孕藥恐慌之後的幾年,墮胎的人數又開始上升。許多婦女也開始質疑口服避孕藥的安全性,避孕藥的銷量因此一落千丈。當時因為停藥而不小心懷孕的婦女大約有八百多人,大多都是十六歲以下的青少女;其中有一半的人會墮胎,而另一半的人則選擇生下小孩。

其實諷刺的是,懷孕和墮胎所帶來的血栓風險,遠遠高出服用第三代口服避孕藥。這場避孕藥恐慌,不但對女性造成傷害,也對英國健保帶來衝擊,甚至拖垮了製藥業的股價。英國健保局因為墮胎率上升所需支出的相關花費,估計高達四百萬到六百萬英鎊。在這個恐慌事件中,唯一撈到一點好處的,就只有文章上了報紙頭版的記者們。

意外懷孕和墮胎都是很嚴重的事,有位女性這樣描述了自己的經驗:「當我發現懷孕的時候,我跟男友剛交往兩年。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把孩子拿掉再回來找我。』於是我把他趕出家門,想要獨自解決這個困境。我想要上大學、想要為我們的未來奮鬥,但是卻怎麼都看不到未來。我不想靠政府的救濟金過活,更不想依靠男人的幫助。所以在最後關頭,我決定要墮胎。手術過後已經兩天了,我還是一直處在精神崩潰的邊緣。我知道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但是我的心在淌血!」

這類「避孕藥恐慌」一直到今天都還時常上演,而引起恐慌的原因也每次都相同。要解決這個問題,並不需要研發更安全的避孕藥或是更先進的墮胎技術,而是要好好教育社會大眾如何識讀風險。就算是青年學子,也都一定能夠輕鬆分辨「相對風險」(百分之百)和「絕對風險」(七千分之一)的不同,畢竟平常大家愛看的球賽裡,打擊率和其他數據也都是用這種方法呈現的,男女老幼也都看得懂。不過,記者從過去幾十年來,都還是引用聳動的大數字,而民眾也都會年復一年地上鉤。

但是就跟我剛剛提過的一樣,要消除這類恐慌真的很簡單──判讀風險的時候一定要思考:「絕對風險」的增加率到底是多少?

不只記者會利用聳動的數字來操弄我們的情緒,醫學期刊、衛教手冊和許多網路上的資訊,也都喜歡報導「相對風險」的增減,因為這類數字通常比較聳動,比較引人注目。《英國醫學期刊》在二○○九年刊登了兩篇有關口服避孕藥與血栓副作用的論文,其中一篇在大綱裡就把「絕對風險」清楚寫了出來,而另一篇則用了一樣的把戲強調「相對風險」,寫說:「服用口服避孕藥患者出現靜脈血栓的機率,是平常人的五倍。」新聞記者當然比較喜歡把「五倍」這種驚人的數據放上頭條,有些報紙甚至完全沒有提「絕對風險」的數據。

我認為每位編輯都有道德責任,確保文章提供的資訊正確透明,所有衛生單位和相關機構的道德委員會也同樣有責。可惜現況並非如此。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的院長麥可‧迦薩尼迦(Mike Gazzaniga)有次來拜訪我,這位神經科學家在看了我的書《計畫風險》(Calculated Risks)之後,對於大眾常被「相對風險」這類數據愚弄的現象感到非常生氣。身為美國總統生命倫理委員會的一員,他決定把這個問題呈報上委員會討論。他認為我在書中所提到這種誤導大眾的數據不僅充斥英國,在美國也相當氾濫,而且這是少數有解的道德問題,畢竟生命倫理委員會討論的多數議題,像是墮胎、幹細胞研究或基因檢測,都處於道德的灰色地帶。我非常感激麥可為這個議題所做的努力,可惜委員會最終認為這個現象不是太嚴重,並沒有認真處理。

如果生命倫理道德委員會不願意保護大眾的權利,那麼醫生為何也不做呢?你可能會很驚訝,其實大部分的醫生都不知道要怎麼跟病患解釋他們所承擔的風險,這種技能在各大醫學院也都沒有教。所以我們剛剛提到,英國藥物安全協會廣發聲明稿,提醒醫界人員小心避孕藥的副作用,進而引發了大眾的恐慌;這也再次顯示,醫療從業人員也需要接受風險識讀訓練。否則下一次類似的「避孕藥恐慌」再度出現的時候,醫師和用藥者還是會再度上當。

我已經跟上百位記者解釋過「相對風險」和「絕對風險」之間的差異了,而他們大多數人在了解之後,也都知道不能再用聳動的數字來誤導大眾。不過很多時候,文章到了編輯的手上,容易引人注目的「大」數字,又會被加了回去。我們或許無法阻止別人利用恐懼來試圖操弄大眾心理,但是我們能夠學會如何看破他們的伎倆。

※ 本文摘錄自《機率陷阱》〈第一章〉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