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培瑜
原刊載於陳培瑜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下雨了!是春天的雨,窗外的樹一定也很開心,也希望雨下多一點。前幾天我們在山上看到了粉紅色的桃花、淡紫色的苦楝樹的花、白綠色的樟樹的花、青綠色的小葉欖仁新芽,都開了!

草地上的酢漿草也長得又高又綠,弟弟每天都得去公園玩個半小時的「酢漿草霸王花」遊戲才肯回家!這遊戲,大人若不全心投入,其實很容易覺得無聊。但是小弟弟則是玩得興緻十足──他從在草地上找大又直的酢漿草開始,再把找來的酢漿草從紅色根和綠色莖之間折斷,抽出莖裡的細絲,再把細絲跟對手的酢漿草纏在一起,往自已的方向互拉,誰的莖斷了,誰就輸了!我們通常會一邊看著樹上的花,聽聽小鳥的聲音,在公園散步晃逛,一邊找腳邊的酢漿草,尤其是弟弟,深怕漏掉了那一株有機會成為霸王的酢漿草!

這樣的遊戲,在春天尤其適合和孩子在公園裡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不用走太遠,也不用準備道具和玩具,只要把眼睛睜大、備足耐心,大人和孩子就可以玩得很開心。而在這個同時,我們也才看到不同的樹,都慢慢吐出青綠色的新芽、或者是開出滿樹奪目的花。

至於大家都追著看的櫻花,我則有不同的看法。

其實櫻花不是不能種在台灣,只要品種選對、移植時間、栽種地點適合,台灣也可以感受櫻花的美。但是以我目前居住的城市為例,根據地形和氣候,士林、北投才是最適合種植的地方,但是許多里長為了討好里民,把許多社區公園裡原有的樹木移植離開原地,而拚命種外來種的吉野櫻,但市區水土不服養不活,不僅殘害了樹的生命,也浪費公帑。

至於我之前住的花蓮市也曾在 2013 年 2 月在美崙山種下 1600 棵櫻花,種下去沒多久櫻花開始枯死,市民對此此表示不滿,但是縣政府的回覆卻是「9 月完成驗收後,然後開始起算保固期,櫻花在合約中載明保固期一年,因此廠商必須負完全責任,直到明年 9 月為止。」樹木的生命可以用「保固期」這樣的概念來計算嗎?但事實上,公務員們做的事情,大多時候也是符合「人民所需」,尤其是在種櫻花這件事情上!

我自已是長大後才用心的去認識不同的樹種,初始當然是被樹木不同的姿態所吸引,但是深入認識每棵樹之後,就更加想把這種心情跟孩子們分享,我希望他們認識,進而喜愛、尊重身邊看得到的城市裡的行道樹,也期盼他們走進森林,走在泥徑上,感受被樹林包圍。

城市生活裡的孩子,則需要家長和教師更多的協助,去感受人與自然之間理該有的互動關係──人不是萬能的!對於自然在情感上的喜愛、在知識層面上的了解、在互動關係上的培養,都可以從小做起。

繪本《冬芽合唱團》這本以攝影照片做成的書一樣,每種植物都有自已獨特的樣貌。雖然是「冬芽」,但是很適合做為引領孩子理解認識「每一棵樹就像一個人一樣,有不同的樣子,值得慢慢細細的認識」。

另外《遇見春天》則是另一本適合帶孩子認識春天的可愛繪本。主角小熊從冬眠醒來,想要遇見熊爸爸所說的「春天」。但是春天的味道、顏色和形狀,究竟是什麼樣子呢?

走出去,我們就會知道,春天~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shigesa

延伸閱讀:

  1. 春天在大肚山騎車
  2. 《冬芽合唱團》天下雜誌,2006 年出版
  3. 《遇見春天》三之三,2009 年出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