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Jasmine

你以為身價 293 億的 Google 創辦人賴利·佩吉(Larry Page)在矽谷會開著保時捷跑車?那你就錯了,其實他都只開平價親民的豐田 Prius 油電混合車,或是 Tesla Roadster 跑車。在 Google 的停車場裡,若是停滿豪華汽車,仍視為無法接受的事。這是作者黛博拉·裴瑞·彼頌恩(Deborah Perry Piscione)所觀察到的矽谷,一個「盛產」創業家的地方。

曾是政治家的黛博拉,在搬到矽谷後,也感染了創業精神,在 6 年內創辦了三家公司,並且驚訝的發現,這個處處充滿創業家精神的地方,有著難以抵擋的魅力。於是,她撰寫了這本《落腳矽谷》,描繪矽谷之何以成為這樣一個充滿活力、創意的城市。

不斷改造而繁榮

作者發現,矽谷之所以這麼這麼令人難以抗拒的原因,「這裡靠著不斷改造而繁榮。」這是黛博拉待在矽谷六年的心得。然而要談到矽谷之所以成功孕育出這麼多創業家,要先談到史丹佛大學,它正是矽谷的人才輸出庫。

史丹佛大學在 1952 年時推出一項前所未聞的舉動,就是鼓勵學校老師去擔任企業的付費顧問,這也成功連結了學術界與產業界的之間的落差。這種風氣演變至後來,更讓許多史丹佛大學的學生從大學、研究所時期,就開始創業、甚至直接到新創公司工作、實習,不會只是乖乖的待在課堂上等待,為得就是與產業緊密結合。

所以,黛博拉認為直到今日,史丹佛這項產學結合的作法,就是讓史丹佛現可以成為創新發明的保壘,並協助孕育出近 6,000 家的創新企業。

矽谷企業的文化特質也和其他地區的企業很不一樣?談企業文化之前,先來了解一下,美國東岸和西岸的社會氛圍,作者自身過去一直在美國東岸居住,直到搬到矽谷,她才發覺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可以這麼親近與熱情。

專屬於西岸的熱情文化


就像她在書中所描述,「在東岸可能一整年和同住一層大樓的住戶說不到一句話,且相互不熟識,但在西岸卻是無論到走哪裡都有人願意與你聊天。大家不會問你『為了什麼來上班』?而是問『你最熱愛的是什麼』?在矽谷要遇見人是很容易,而在這裡的人多半都屬於懷有點子,且想要把它實現商品化的夢想。」

除了人與人的親近與熱情之外,作者也發現,矽谷重視休閒娛樂、家庭生活。過去她在東岸上班時,整個城市的氛圍是不能接受老是提到小孩、或把小孩帶在身邊這類行為,因為這會讓人有種散漫、無法專注手邊工作的印象。可是在矽谷,沒有人會在意這件事,甚至梅麗莎·梅爾(Marissa Mayer)在受聘接擔任 Yahoo!執行長的六年以前,她接任時 37 歲,同樣也已懷孕,但卻不會有人以任何異樣眼光看待這件事。

因為人與人的互動所形成的社會文化,矽谷的企業文化也與傳統企業文化很不相同,最大的特色就是「扁平化管理」,這樣的目的就是為了打造高生產力的組織,沒有繁複的層層階級。「矽谷的領導人將經理人視為團隊的參與者,而非企業的守門人。在傳統企業裡的經理人如果沒有溝通能力,很可能會拖垮整個公司,但若企業把員工視為一個團隊或家庭,工作和責任就會分攤到每個人身上,就能避免一人需要負責所有的成敗。」

這也使得矽谷的創業家有著不怕失敗、越挫越勇的精神。作者就提到,在 1929 年股市崩盤之後,華爾街有有許多高階主管從自己的辦公室跳樓身亡,但若在矽谷情況則很不一樣。

矽谷曾流傳著一句玩笑話,「因為矽谷沒有高樓大廈,如果創業者創業失敗了,他可以從二樓辦公室跳,隔天裹著扭傷的腳重頭再來,又是好漢一條。」因為,對矽谷的創業家而言,失敗次數的多少是榮譽的勳章,他們對於失敗並不會有畫地設限、不會有丟臉問題,反而用另外一種視角來觀看事情,不怕冒險、有想法就行動、值得信任,並且適應力佳,這和東岸華爾街對失敗的態度截然不同。

複製矽谷可能嗎?

矽谷的生活型態也影響人的心情與健康,由於矽谷位在內陸、三面環山、又擁有世界上最宜人的氣候,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也讓生活在矽谷的人喜歡去做更多戶外運動。例如,早上可以去衝浪、航海、健行、騎自行車、傍晚去滑雪、露營等。如此天生優沃的地理環境,讓在此生根的企業,從執行長到員工不但重視生活品質、也注重運動與健康,包括 Google、Facebook、到 Apple,甚至史丹佛大學都積極參與各項運動聯盟的活動。例如,他們每年都會參與矽谷自行車聯盟所推出的騎車上班日的運動,這也代表了矽谷人重視生活、健康、環保的一面。

至於人人稱羨的矽谷有辦法被複製嗎?黛博拉認為,一開始最難複製的就是文化本身,在強調「用人唯才」文化的矽谷,有創新概念、會獨立思考,它是個互動、刺激、連結與重組的網路,靠一種破壞式創新而興起,對規範感到不耐煩的文化。

許多國家與城市企圖複製矽谷文化所遭遇到的挑戰就是,在既有的政治、法律與社會的框架之下,如何能真正扶植到創新者,包括政府本身也應該具有創新性,這對某些較保守的政治體系將充滿挑戰。

最後,作者認為要完全複製矽谷的成功模式是不可能的任務,因其成功在歷史上有正確的時間點選擇了正確的地點。但是卻可以學習矽谷的那種創業性的文化,不只是在技術上的創新性,而是全面對人文、教育、金錢都要具有創造性,才有可能從社會、政府、人民等各層面慢慢逐一改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atrick Nouhailler

《落腳矽谷》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