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相田彥一 攝影/Kei So

國際知名的香港作家也斯告別人間年餘,關於他的活動與著作,比他生前的參與的、出版的更多、更頻密,彷彿仍未話別。

台灣「香港週」在(2014年)10 月下旬開始,以多種藝術形式展出也斯詩作,又邀請文化人梁文道等人念詩,遙遠呼應記憶猶新的歷史,以及香港的雨傘運動。今年,也斯共有兩部作品出版,一部是彼岸台灣大學出版、分上下兩冊的梁秉鈞詩選,另一部是由影評人主編的也斯影評結集。

也斯生前的影評書寫散見各紙媒,卻一直未有整理;編者鄭政恆為也斯讀者整存影評稿件與材料,編成《也斯影評集》,由香港 電影評論學會出版。也斯曾說過,他早期有些詩作是來自戲院的,一邊睇(看)戲,一邊在筆記簿寫下一些即席聯想與句子。這些在陰暗的環境中寫下來的,或早已整理為詩歌發表,或仍未公開。而他長年在映畫光影下的努力,出於興致有,出於研究、教育有,出於評論的更見規模,當中好些觀點,今天有不少影評人受他啟蒙,將之延伸。

《也斯影評集》除了啟首歐美電影評論外,還有些文章寫香港合拍片時代初始模樣,概論有,以類型分論有,觸及香港之痛、之殤亦有之。這麼近那麼遠,也斯所談的香港彷彿已不是我們眼前的。在所謂的本土意識崛起後,我們更懷念也斯在生的年代:認真地閱讀早期香港電影與文學,沒有本土派,只有本土。

這兩三個月常聽見一群議員高談「外國勢力」論,以下可供議員參考:《非我族裔:戰前香港的外籍族群》,講的是仍在英國政府治下的香港,有哪些外國勢力介入過,有官商一體的英人、自澳門移居香港的葡萄牙人、傳教的法國人與美國人⋯⋯在外國勢力盡情介入擾我中華的年代,香港這個小規模的戰前人口調查又教香港人重新認識獅子山下、太平山下。書由丁新豹、盧淑櫻合著,寫到九龍塘城市規劃:

布拉架是九龍塘花園城市計劃的牽頭人之一,少數葡人更入住環境幽靜的嘉多利山,該區的布拉架街(Braga Circuit)及何文田的梭椏道(Soares Avenue)、 棗利亞道(Julia Avenue)及艷馬道(Emma Avenue)都是以香港顯赫的葡人命名;其中後三者更是本人及妻女的名字。澳門遷港的芸芸葡人家族中,以李安納度‧卡斯特羅(Leonardo e Castro)兄弟為最早。他和其弟約瑟(JoSemaria)均在設於澳門的英國駐華商務總監辦事處當文員。以上來自澳門的葡國人所開發的土地與歷史,九龍塘於他們而言,是名符其實的「又一城」。

當年香港從無到有,今天香港面對的則是社會結構問題。

不少學者研究多年、激進派議員爭取多年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民間、學者、官員、議員仍在研討,《香港要 Stand UP》的出版,為這項關乎民生的政策集思匯智,書中有好些外地經驗比較,亦有關乎中產的觀點,如編者所言,「隨著世代交替,新一代中產階層的境況已大不如前。父輩縱使可憑個人努力,達到事業有成,生活富足,憂慮盡是子女前途;新一輩或許學有所成,但卻進身無路,事業浮沉,自己無從規劃未來。」

談到大學生,台灣知名博客新著《人渣文本》(寶瓶)以幽默尖刻的方式詳談台灣大學生的際遇和處境,當然有提到太陽花學運下的世代問題。這麼近那麼遠,這兩本書似乎屬佔領區必讀之書?今年是香港文學豐收的一年,陳暉健《關於以太》不純粹談情,還有不少詩歌寫流浪與城市。詩的語言從來都是一座城市的更新來源,詩既是語言的革命,也是世代的革命,此書是作者第一本詩集,光芒如何,留待讀者到書店尋找光源。

號外城市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