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星雲文學獎辦了四屆,歷史小說獎項,只有第三屆由巴代得到第三名,其餘各屆,前三名都從缺,百萬大獎至今未頒出去。可見歷史小說寫作之難。

歷史小說未必人人讀過,但在小說裡讀到歷史,則是常有的事。雖然內容包含歷史的小說,不一定是歷史小說,然而這類型的小說,提到史事,讀起來幾可亂真,增添無比閱讀樂趣。《鹿鼎記》堪為代表。

《鹿鼎記》寫到的擒鼇拜、除三藩、定臺灣等真有其事;鄭克塽、吳三桂等真有其人。最精彩的是,清俄簽訂《尼布楚條約》時,金庸正經八百敘述韋小寶參與的簽約經過,最後煞有其事,以括弧附註──「(按:條約上韋小寶之簽字怪不可辨,後世史家只識得索額圖和費要多羅,而考古學家如郭沫若之流僅識甲骨文字,不識尼布楚條約上所簽之「小」字,致令韋小寶大名湮沒。後世史籍皆稱簽尼布楚條約者為索額圖及費要多羅。古往今來,知世上曾有韋小寶其人者,惟《鹿鼎記》之讀者而已。本書記敘尼布楚條約之簽訂及內容,除涉及韋小寶者係補充史書之遺漏之外,其餘皆根據歷史記載。)」

頑皮的金大俠這句「其餘皆根據歷史記載」騙倒了一些讀者,網路有人認真討論韋小寶可是真有此人。

歷史元素加入非歷史小說的作品裡,都能增加不少趣味,但也需要相當功力。約瑟芬‧鐵伊《時間的女兒》就是厲害無比的推理小說。小說敘述葛蘭特探長因腿傷住院,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看了一張理查三世的畫像,怎麼看都覺得,這個在歷史裡被認定為謀殺篡位的人,不像殺人兇手。

葛蘭特探長決定找出真相。他展開紙上辦案,偵辦十五世紀的案件。整部小說就像歷史論述一樣,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這個世界居然有這種推理小說,而且還頗好看的,出版後頗受好評。台灣之前的譯本,譯筆不甚理想,現在新版問世,由英日兼通的丁世佳重新翻譯。

理查三世因莎士比亞作品而遺臭萬年,但除非對英國史特別感興趣,不然不太有機會接觸到其人其事,是這部推理小說,讓讀者願意查索相關資料,略知一二。歷史、小說,相得益彰。

不過《時間的女兒》不是歷史小說。歷史小說是以真實歷史人物、事件、時代為主要題材的擬實小說。以歷史元素創作的武俠、推理小說,不以真實歷史人事為主要架構,就不是歷史小說。同樣的,有歷史背景的穿越、奇幻小說,也不是歷史小說。就像提到歷史劇,古裝戲並不等同於歷史劇,更不是用上古人姓名的連續劇就是歷史劇。(我想到的是《終極三國》,這部青春偶像連續劇,以「銀時空」的三國時代為藍圖,是校園版的《三國演義》,在電視上看到劉備、關羽、張飛在學校裡,簡直是惡夢。)

最近常對著《明朝那些事兒》痴痴相望。作者「當年明月」的說史功力不凡,當年風靡無數讀者。這是歷史小說嗎?不是,這是有憑有據的講史類著作,只不過寫作生動,吸引了很多人,有時被誤為歷史小說。然而以歷史小說稱之,不是認識不清,就是酸醋心理。

為什麼我望著這書發呆?我多次模擬,如何把這套寫法,複製到台灣史裡?講史不是小說創作,但為求活潑,不免加點史書沒直接寫出來的事物,一些對話,一些心理流動,於是感覺又像小說,兩者分寸不好拿捏。

為什麼要想到台灣史?因為台灣史書實在太難看了。標明「少年」「兒童」的台灣史,也嫌生硬,學者包袱太重了,放下不易。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ongplay

果子離群索書

延伸閱讀:

  1. 三國演義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