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切斯特‧黃(Chester Wong) 譯/莊勝雄、崔宏立

我實在很想說,這是趟多麼漫長和瘋狂的旅程啊!但這種話聽來很像高中畢業紀念冊上面那種又蠢又老派的陳年留言。而且,高中小鬼有啥資格跟人家說什麼「漫長」和「瘋狂」的旅程?至少,從我的經驗來看,這其實沒有那麼瘋狂,而且只有十二年。因此,如果不打算這麼說,那麼,為了這幾集故事下個總結,我會說,終於,一切都過去了。

其實,我真的覺得,我已經把過去十二年所有的一切都說完了,有關於我在西點、在陸軍正規部隊和在陸軍特種部隊所有的一切,全都說完了。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人真的會:一、願意乖乖坐著聽我說,以及二、了解這所有的過程。而且,即使我只是想跟人聊上三十分鐘,甚至只是詳細解釋這些故事中的其中某一則的某個背景,希望對方能夠完全理解我究竟在說什麼,也不會有什麼人願意聽的,而且這麼做,在人際關係的發展上也不怎麼適合。坦白說,即使跟我最要好的朋友歐文進行這麼長時間的交談,也是很不合適的。歐文是我西點軍校的同學和特種部隊同袍,那時,我們坐在我們公寓面海的陽臺上,吹著沖繩的海風,喝著Orion啤酒,徹夜長談,聊起這些事情的很多細節。基於這個原因,我很感謝有機會能把這些經過寫下來,把這些大大小小的細節完整的呈現出來──然後,那些真正有興趣的人,就可以好好讀一讀我的故事,也可以代入性地看一看,我在特種部隊及陸軍正規部隊那短短期間內的種種見聞。

在我開始撰寫這一系列故事之後,我聽到讀者提出的最大問題就是,好吧,那你現在到底在幹嘛?甚至連跟我一起上過特種部隊選拔課程(Q Course)的老同學們對此也一樣好奇,因為我並沒有在任何社群網路中透露太多關於我目前行蹤的訊息。好吧,如果我想讓大家知道,我就會把我的真實姓名寫在書裡,那麼,我在這三本書中所寫的所有故事,就會呈現出比較強烈的「嘿,看看我」的感覺,而不是我在這三本書中所採取的「如果你喜歡就看,不喜歡就拉倒」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因此,抱歉了,我不會公開說出我到底是誰,以及我現在正在幹嘛等訊息。但不要擔心──我現在依然在踢別人屁股和找別人麻煩,只是和以前不太一樣(當我這樣說的時候,我是指在高速公路底下驅趕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以便占據最好的紙箱位置)。

從我在美國軍中的戰時經驗中,我確實是訓練出了一些很不錯的優勢,我想,跟我同一時期的弟兄們大部分也是如此──如果可以讓我短暫快樂一下,我倒是很樂於回想一下,我從所有的這些經驗中究竟學到了什麼。其中一項就是,我們全都很善於簡潔陳述和執行大規模與複雜的計畫。因為我們全都曾經長時間坐在指揮官的位置上,所以,我們都是很傑出的經理人和領導者;我們很擅長處理充滿壓力的情況,並且做出困難的決定。我想,這些都是大部分人或雇主在我們身上看到的一些很「明顯」的優點,所以,他們才會如此急於聘用那些受過戰火洗禮的各級軍官。而事實上,確實有大批這樣的軍官成群結隊地離開美國軍隊,進入私人企業,追求所謂「正常的生活」。

但是,我很想指出,另外還有些優點,是綠扁帽軍官所特有的,他們把這些優點帶進平民世界裡,我想,這些東西會有助於解讀這些經驗可能對於一般讀者具有什麼意義。其中之一,因為在綏靖作戰時期,我們必須和遊擊隊領袖或部族族長建立良好關係,所以,我們都變成很傑出的推銷員。喏,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我們是很棒的推銷員,很會挨家挨戶推銷雅芳(Avon)之類的化妝品(人們可能不太喜歡讓受過訓練和考驗的殺手出現在家門口),而是指我們很會推銷理念和很會溝通,不管是在什麼危險的環境下。我們經常不斷努力和採取所有必要行動,以便和在外國土地上的那些文化及個性差異極大的人們建立起那種難以捉摸的和諧關係。例如,如果我想要和一位中年澳洲商人建立起客戶關係,那有多困難?但是,在特種部隊時,有時候,我必須走進一位阿拉伯酋長家裡,屋裡都是他族裡的同輩領導人,當我在他長滿鬍鬚的臉頰上吻了好幾下時,心裡卻在想著,這會不會是個陷阱,我們會不會在幾分鐘後全部被殺身亡。對我來說,在目前這種承平時期的民間商場裡,帶一位客戶出去吃頓晚餐,然後再喝喝酒,根本什麼壓力也沒有。但是,在過去,我經常必須去進行高度可疑和危險的「跟客戶見面」的工作。

綠扁帽工作中另外還有一個部分,是可以很順利地運用在私人企業裡的,那就是企業家精神。我百分之百承認,要當一名企業家是需要膽識的──這方面的風險很高,而且自我懷疑的這種情緒,一定會不斷地出現在你的意識裡。坦白說,我認為,特種作戰一般都會發展出幾種不同型式的勇氣,並且會被用來很完美地處理這種壓力──我希望,讀者們能夠認識清楚,一位真正的特種部隊戰士並不只是「身強體壯」和會破壞東西而已。事實上,當我們在祕密和綏靖作戰的陰暗世界裡工作時,我們必須考慮的東西比這些多太多了。除此之外,特種部隊軍官很習慣在他面前擺上一張空白時間表,然後去想出在這段時間內必須去做些什麼,才能夠完成特定目標,這就是他的工作挑戰。在取得為實現他的目標和執行計畫所需要的預算和資源之後(例如,寫出一份計畫書,然後說服投資者接受這項計畫),特種部隊人員接著就會把這些資源和計畫轉換成現實,在一段一定的期間內,執行高度複雜和有生命危險的計畫,因為他是第三世界裡的某個不安定的小國裡的唯一美國代表。如果這還不能轉化成企業家所要求的能力,讓他能夠去推銷某個理念、處理風險,然後完成目標;那麼,我就不知道還有什麼別的能力可以這樣做了。我想,這當然也是我目前所擁有的最大優勢了。

最後,在有關於退伍後的職場生活優勢上,我要說,特種部隊這些傢伙很擅長在公司企業的「權力鬥爭」和「背後捅一刀」的環境中生存,儘管我目前很看不起這樣的職場環境。對我來說,進入私人企業其實是很好玩的,只是有很多人警告我,還說一些有的沒的──嘿,老兄,這其實跟和外國軍隊合作是一樣的,甚至跟一些不友善的盟國或組織合作,像是韓國軍隊,或甚至美國陸軍步兵,也完全相同。每個人都在努力運作,想要求得生存。實際上並不會因為軍中的階級制度比較嚴格,就表示作屬下的,不會使用更微妙的手法來暗地陷害他們的指揮官,同袍之間也會如此相互傾軋陷害──要我來說的話,我覺得,在軍中這種社會主義式的環境中活動和運作,其實更為困難得多,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一般來說,軍人是不會被開除的。當然,他們可以被調職,這已經接近是一種羞辱了,但他們都不必擔心會薪水被扣而造成生活困難。相反的,公司企業的環境似乎會強迫員工必須要聽經理的話,而且甚至要十分聽話,因為薪水的多寡是以這樣的關係來決定的。所以,對我來說,我得出了下面的結論:在私人公司企業裡,作為一名經理人,在很多方面都不能太隨便,因為所有人都有可能隨時被開除,風險也很大,而在軍中,你不太可能被開除。因此,軍中人員實際上比較不友善,也不容易共事,不過,其間的差異是挺微妙的。

※ 本文摘錄自《特戰綠扁帽3》〈尾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