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宛芳

「閱讀讓我開始覺得世界很大……如果可以讓小孩比我更早知道,就更好了。」集外科醫師、作家及母親身份的白映俞,如此說道。對她而言,書就是一扇多元廣闊的窗,透過它,我們可以瞭解歷史、理解差異……;而更重要的是,她希望讓孩子「牛寶寶」可藉此認識世界的過去、現在,也才能真正體會,原來我們手中握有的這一切,全都不是理所當然;人生在世,需求遠比我們想像更簡單。

笑說自己從小就是乖乖牌的白映俞,坦言小時候並沒有養成固定的閱讀習慣,閱讀的範圍也僅限於課本與相關的參考書籍,而唯一可跟閱讀比較搭上邊的,就是那個年代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的「吳姊姊講歷史故事」錄音帶、《漢聲小百科》。大一點她也會跟著姊姊一起讀的福爾摩斯、亞森羅蘋與金庸,或是跟著媽媽的品味,偶爾看看瓊瑤小說。

「到大學我才開始自己找書讀,醫學院一二年級其實學業不那麼緊,到圖書館一次就借十到二十本,」回憶起那段一頭鑽進書海的日子,白映俞眼裡滿溢著熱情,無論是藝術、科普、歷史,真是樣樣新奇、樣樣有趣。

大學時的大量閱讀,對於白映俞來說,是生命裡重要的轉捩點。

「以前每次考不好,就會覺得很對不起家人」,過去總是按照長輩安排一路求學的她,直到這時才真正了打開了眼界,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遵循的規範,只是少數人的模式,而生活的姿態本來就存在著各種選擇,就算「不能融入現在的生活,也不代表我們不夠好!」她說。

視野擴大、走出分數的桎梏,白映俞發現自己生活舒服很多,而這種「希望不同生活方式可以被看到」的慾望,也更進一步激勵了她投入寫作。

然而,白映俞也很感嘆,臺灣的教育常常會讓閱讀成為一件很有壓力的事,「讀書之後,閱讀就容易變得辛苦,」也因此,她希望可以幫助自己家的牛寶寶,從小就發現閱讀的樂趣,如此一來,閱讀才有更可能成為女兒一輩子的好夥伴。

讓孩子理解事物的相對性 故事就是最好的媒介

白映俞十分推薦《用繪本跟孩子談重要的事》,也努力在日常中實踐,悄悄地把多元體驗世界的種子,埋進牛寶寶的書櫃裡:她會為牛寶寶挑選充滿幻想的故事,「故事胡扯都沒關係」,《藝術大搖滾》就是這樣的繪本。此外,她也偏好跟寶貝分享地球各個角落的過活方式或是歷史演進;甚至是說故事的方式,白映俞都會精心安排溝通橋段。

「小朋友真的很喜歡聽故事,都會自己靠過來。」有時候,白映俞會讓孩子先看圖講一遍屬於她自己的故事,之後再陪著讀一遍;另一些時刻,她則是輕鬆地說故事再輕鬆地抬槓,帶領孩子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

說完北風與太陽的故事,白映俞問小孩想當北風還是太陽?依照情節的邏輯,小朋友想當然耳選擇了太陽。這時,白映俞就自然而然地提醒:「其實我們最常當的是那個路人喔。」

小女生最喜歡王子與公主故事,每次讀完,小孩也難免對公主的耀眼華服欣羨不已,這時,就是個好時機跟她聊聊:漂亮的衣服背後的皇權統治,與集眾人之力成就一人之權的不合理。

白映俞喜歡與孩子一起看同一個角色的系列故事,就像是跟孩子一起交了個新朋友,例如,小豬奧莉薇、斑馬斑斑都是牛寶寶的好夥伴,而每次看書,也都像是參與了朋友的生活大小事。不知不覺,牛寶寶也會模仿起角色的動作;一點一滴,閱讀就這樣融入了每日的作息。

只有變化才是唯一的不變

話鋒一轉,白映俞回到了醫師身份,「醫學本身,就是在錯誤裡匍匐前進。」現代生活太過便利,讓人常常忘記,許多事情都不是理所當然,很多科學,根本還在發展的前緣階段。現在很普遍利用的超音波,放到醫學發展的長河裡,臨床應用也不過才數十年而已……。

白映俞很習慣用謙卑的態度面對一切,從這個角度想來,應該與她外科醫師背景脫不了關係。

醫學的限制、人類的渺小與生命的無常,白映俞深有感觸。面對未來,又何嘗不是?哪有人可以準確預言未來生活的樣貌?

對她而言,身處變動之中,書不但是一種工具,更是一種態度。若真的要藉由閱讀帶給孩子什麼樣的價值觀,那便是希望孩子能藉著它,找到自己所愛的領域與自己舒適的生活姿態。

聽起來好像很難?但白映俞想說的其實很簡單:「世界很寬廣,哪裡都是路,不管去哪裡,都有媽媽陪你,」還有千萬別忘了最重要就是:「快樂就好!」

►►►本文摘自《犢月刊-NO.28》,立刻前往免費領取►►►

延伸閱讀:

  1. 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
  2. 小女子的專長是開膛:我的外科女醫之路
  3. 護理崩壞!醫療難民潮來襲
  • 用Line傳送